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392、二年9月2日 晴 长安回望绣成堆

392、二年9月2日 晴 长安回望绣成堆

推荐阅读:傅先生说好要负责赘婿当道花都最强医神薄少的二婚罪妻至尊战神狂婿重生八零最佳再婚男人三十不回头我就是超级警察掌中爱人重生仙尊在都市

    宋辽招婿的事情出人意料的突然提前了,据说是宋皇的意思,虽然辽国使者再三表示辽国刚遇洪灾,希望可以稍延后一些。

    但宋皇却根本不松口,一口咬定要于八月十五之前把事办了,而八月十五中秋距现在也不过只有三十天不到了,可以说是非常紧迫。

    面对宋皇的坚持,辽国本来还要施压,但宋皇却突然说出了类似“爱来来不来滚”的硬气话来。

    这些话自然原封不动的被传到了佛宝奴的耳朵里,她听到这种话时,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因为一贯软弱的宋国居然这一次如此硬气了,这还是那个使者能随意在他的朝堂上来去自如的宋国?

    但她很快就回过味道来了,这显然不是宋皇的意思,而是那宋狗的意思,长公主的肚子可等不得那么长时间。

    佛宝奴斜靠在床榻上,侍女正在帮她捶打肩背,而她则在一直在听着使者的汇报,表情淡然。

    “八百里加急,回复过去,八月十五便八月十五,不过这边也有要求,公主从一个增到两个,且不可用郡主之流滥竽充数。”佛宝奴笑道:“若是不允,便按照辽国这边的法子来办。”

    “是。”

    佛宝奴早就打探过了,大宋的够格封公主的就仅有赵玲一人而已,其他的要不是不够格要不是年纪小,这一点跟人丁兴旺的辽国皇室比起来,宋国的皇室可是太弱了一些。

    辽国能随便推出两个公主,但宋国却找不出第二个赵玲。到时若是他们找个什么外姓人来滥竽充数,正好可以借机发难,没有公主就给大臣,辽国选个宋国的臣子到辽国来当使臣便是了。

    等到使臣离开,佛宝奴坐了起来,披上一件衣裳来到窗边看着外头的满月如盘,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仿佛自己在这一盘上又已经赢了一般。

    而此时此刻,被特许放假在家养伤的宋北云顶着还未消退的伤痕和福王站在一间屋子外头,福王看了看他,他也看了看福王,两人谁也没说话。

    “千岁,若是太祖还在世,是不是也会提起鞭子打你一顿?”

    “小兔崽子!”福王扬起腿就踢在了宋北云的屁股上:“太祖也是你能非议的?”

    “话是这么说嘛,我查过了……”宋北云小声说道:“福王当年在与王妃成亲之后,倒还是与时任太常寺寺丞之女有过一段……”

    “这你也能查到?你这……”福王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你是如何查到的?”

    宋北云倒是没有藏私,全都说了出去:“这年代还并未久远,当年之人不少都还健在啊,我便去问就好了,这不……定国公就知道一些。”

    “不可能,定国公向来守口如……你怂恿小碗儿!你这孽畜!”

    福王回过味来,顿时暴跳如雷:“你简直就是个孽障啊!”

    “别急着骂啊。”宋北云叹气道:“金铃儿确定是泰王的女儿,那这个赵橙可十有八九便是王爷您的亲女儿了。”

    福王问他为何,他当然没法子解释什么叫遗传,就忽悠呗,说什么祖传的胎记一样啊,说什么眉眼之间像极了王爷这类的话。

    福王倒也没见过赵橙几次,还都是在小时候,后来她嫁人又寡居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毕竟她夫家可是坚定的太宗一脉拥趸,福王见她实在不太合适。

    但如今细细想来,福王觉得这个赵橙十有八九长得有些像自己。

    “你没对她做什么吧?”

    “我能做什么?”宋北云轻笑一声:“不过可能就是把她给吓坏了罢了。”

    福王深深看了宋北云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便推开了紧闭的房门。

    赵橙此时正坐在里头,她双目无神的盯着桌上的烛火,虽然在这里衣食无忧也有人伺候,但终归是被软禁在公主府中有些日子了,整日不见人加上前些日子又被宋北云折磨的够呛,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可以说是非常糟糕。

    “橙儿?”福王上去轻声呼唤一声,虽然还不确定这是不是自己的亲女儿,但即便是泰王的养女,就凭福王与泰王的关系,这声橙儿就喊的不亏。

    不过赵橙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仍是盯着火苗一动不动。

    宋北云这时则在旁边轻轻咳嗽了一声,这声咳嗽直接就把赵橙从桌前给吓得弹了起来,她满脸慌张的看着面前的人,看到福王时还好,可当看到宋北云时,她的眼神立刻就变得闪烁了起来,抿着嘴慢慢往后躲了过去。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福王皱起眉头质问宋北云:“见到你如老鼠见到猫,你还说你什么都没做?”

    “天地良心,福王爷还不了解金铃儿是何人嘛,在这公主府中我能做什么啊我。”宋北云苦笑道:“可能是当时捉她时,手段惨烈了一些,让她吓丢了魂。”

    当时宋北云的所作所为的确是极端的很也吓人的很,这些事福王爷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对于这些他倒是没说什么,非常时期非常处置,更何况一个打一辈子仗的人,纵兵行凶这种事虽然不能摆在明面上说,可福王爷可没少干,毕竟在军帐之中,一切都是为了赢,既是为了赢的话,那有时干些残忍之事也是难免。

    这事若是放在台面上来讲是要吃军法的,但大家都在干,有时也就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橙儿,是我。德芳伯伯。”

    等等……

    宋北云挠了挠头,赵德芳?之前一直都是叫福王爷福王爷,也没有打探过福王到底叫什么,只知道宏德是他的字,却从没去了解过这赵宏德的本名是什么。

    而如今看来,福王爷正是原本轨迹里的秦王赵德芳!也是那些诸如《杨家将传》、《杨家府演义》、《三侠五义》和《万花楼》《包青天》里频频露脸的八贤王!

    龟龟……宋北云倒吸一口凉气,老丈人就是那个传说中一出场就自带安全感的八贤王啊。

    因为没有了封地,所以王爷们的封号都改成了吉祥话,什么福瑞安康之类。再加上往日之中也无人胆敢直呼福王的大名,这一来一回,宋北云苦苦琢磨的八贤王居然老早就已经出过场了。

    而这样算起来,宋北云终于知道大宋线的分歧点在什么地方了,它并不在谁当了皇帝而是在谁当了皇后,所有时空分歧就出现在了昭宪太后身上,也就是现在太皇太后。

    因为太皇太后晚出生了整整十五年,本应该在五十年前就去世的老太太,一路高歌猛进活进了千禧年。

    而正是因为这样,整个时空出现了巨大的分歧,这才有了属于小宋现在看到的历史走向,原本的仁宗现在在南昌学狗爬,新的仁宗坐在南京吃银耳莲子汤。

    有趣!实在有趣!

    看着福王已经开始小声跟赵橙聊了起来,宋北云默默退到了外头,金铃儿这时鬼鬼祟祟的来了,探头探脑的她看到了宋北云,而小宋连忙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赶紧滚蛋。

    但金铃儿是什么人?她怎么可能滚蛋,所以依旧蹑手蹑脚的走了上前,将耳朵贴在门上还对宋北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你先带金铃儿回去,我等会子再去找你。”

    屋里传来福王爷的声音,宋北云朝金铃儿无奈的摊开手,然后握着她的手回到了房中。

    “父王真是的,也不让我听听。”

    “这种事能让你听,公开处刑好不好。”宋北云撇了撇嘴:“咱俩聊聊天。”

    金铃儿心情显然变得不好了起来,她噘着嘴看着自家男人:“你不跟我讲,父王也不跟我讲,这到底是不是我亲姐姐嘛。”

    “别问,时间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宋北云叹气道:“你好好养胎,这事得男人来办。”

    金铃儿叹气道:“那你有什么法子吗?”

    宋北云将佩刀放在桌上:“这个。”

    “行,咱们杀出重围,去乡下隐居。”

    “那这个。”宋北云将令牌扔了上去:“怎么样?”

    “行啊,效忠王权任凭摆布,跪下听宣。”

    “那……”宋北云笑着把令牌按在刀上:“这个加这个呢?”

    “你要造反!?”

    “我至于么我。”宋北云摇头道:“算了,你玩不了这个梗,反正你放心好了,这事我一定会办妥当,毕竟你肚子里的是我的崽。”

    “行行行,我玩不了,你就是心中惦记着你那妙言,她与你说话最是融洽,你们无话不聊,那你为何还要找我?”

    “我跟你讲,要不是你现在四个月的肚子不好办,我今天晚上非让你求饶不可。”宋北云捏住金铃儿的鼻子:“别整日没事找些事来吵嘴。”

    “行啊,让我求饶,到时我看看是谁求饶。”金铃儿不屑的笑道:“还望你宋北云一如既往都如你嘴这般硬。”

    嘿嘿……金铃儿果然还是那个金铃儿,一如往常。骚话公主的名声可是全活不打折呢。

    而正在宋北云要跟她斗法时,福王背着手面色阴沉的走了进来,看了宋北云一眼:“来,筹划一番,今夜与我连夜出发,回庐州一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108516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