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460、三年1月25日 雨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460、三年1月25日 雨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推荐阅读:宴先生缠得要命诸天苟仙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欧皇崛起明末乞丐皇帝大唐:八岁大将军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大唐之开局举报李二造反葬元大唐:从神级吐槽开始

    “这便是朕的天下哦。”

    站在偌大而空档的后宫广场上,佛宝奴屏退伺候的太监之后,张开手转了一圈:“你看它,多大。”

    妙言从远端款款而来,一言不发的从佛宝奴的身侧走过,径直走入了主殿的门口,站在那居高临下看着大辽的皇帝陛下。

    “但是很空。”

    这一句话就让佛宝奴铩羽而归,之前的得意劲儿彻底卸了下来,她板起一张脸,背着手顺着台阶走入大殿之后,却也是不发一言。

    妙言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后也缓步跟了进去,里头摆着一张桌子,上头有一个铜铸的锅,里头的羊骨汤正在翻滚,旁边摆着许多菜肴。

    佛宝奴落座在主位上,一只手撑在下巴上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东西,轻笑一声:“若是你没来,今年我就该独自过年了。”

    看着偌大的殿堂,那种空落落的回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即便四周围都点着炭火却仍架不住寒气凛然,设想一下若是这偌大的殿堂只有一人,那该是怎样一种怎样的悲凉。

    “为什么这么狠。”妙言坐在桌前,看着怀中抱着宋北云送给它的小怀炉,突然问了一个问题:“上来就杀了近万人,手段之凶残、朝野之动荡,你扛得住吗?辽国扛得住吗?”

    “历代革命,无有不牺牲者。壮烈也好、冤屈也罢,若是能让这大辽痛雪国耻,再回黑水之畔,区区人命何足挂齿,此为帝王之道,我没的选。”佛宝奴将锅中的肉捞出一块,绕着桌子跑了很远,来到妙言面前,放在她的碗中:“即便是要朕的命,朕也在所不辞。”

    “前半句很耳熟。”妙言抽出一张凳子让佛宝奴坐在她身边:“黑色龙袍真好看。”

    “好看么?”佛宝奴笑着撩了一下龙袍的衣摆坐了下来:“耳熟也正常,毕竟是你的枕边人。”

    “咿?有酸味。”妙言眉头挑了一下:“你不会真的喜欢那个混蛋吧?”

    “那倒不至于,我又不是没见过男人。只是心有不甘,他为何不在大辽。”

    妙言撑着脑袋看着佛宝奴:“他在大辽,你不可容他。”

    “他那种心思龌龊之人,定是想着我会飞鸟尽良弓藏对吧。”佛宝奴仰起头叹了口气:“他其实是错了,若是他真的肯用心辅佐于我,我什么都给他。”

    “包括你自己?”

    妙言的问题相当尖酸刻薄,这别说是一国皇帝了,就算是问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都是让人难以启齿的。

    但佛宝奴到底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她只是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笑着露出她的小虎牙:“嗯,给。”

    “那你也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你会一边嫌他没出息一边恨他不知不觉拿了你半壁江山的,你一定会杀他。”

    “不会。”佛宝奴轻轻摇头:“朕说了不会就不会。”

    这娘们的嘴硬,小宋老早就跟妙言说过了,而今天妙妙姐姐算是看到她的嘴到底有多硬了,她就属于典型不见棺材不落泪的类型,她不是赵性,她容不得宋北云,这不容质疑。

    至于为什么,其实很简单,她容不得宋北云的目无皇权、她容不得宋北云的目无君上,她更容不得宋北云的思想颠覆。

    他们之间必然是会有重重矛盾,这样一个铁血的女人,绝对不像她所说的那样想当然。

    “他不会来的。”妙言给自顾自的给自己盛了碗汤:“他没你想的那么勇敢,你也没自己想的那么大度。”

    “是吗?”佛宝奴又开始不服气了:“那我给他生下孩子呢?那如果我把皇位传给那个孩子呢?”

    “那跟你杀了他有什么冲突呢?”

    佛宝奴语塞,半天没有个回应,最后只是撇了撇嘴,脸上全是无奈,就是那种不被人信任的无奈。

    “那我该如何才能打动他?”

    “他?我想想。”妙言沉默一阵,突然嗤笑起来,她捂着嘴越笑越开心,最后甚至都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到堂堂一国皇帝处心积虑想要把一个混蛋弄到手,就觉得乐不可支。”

    “罢了。”佛宝奴摇头道:“有你也是一样。”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妙言轻声问道:“你凭良心说,若是他来了,你肯放他走吗?”

    “不。”

    “好,等到你肯放他走时,你就能打动他了。”妙言指了指锅:“肉快煮化了。”

    一小段关于宋北云的讨论告一段落,佛宝奴不太明白妙言的话具体是什么意思,但如果宋北云来了辽国,她肯定是不会放他离开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可宋国皇帝不也不肯放他吗?都是不肯放,为何会有截然相反的结果?

    这非常考验脑力,佛宝奴想不明白,妙言却也不肯说,两人居然一时之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最终还是佛宝奴打破了僵局:“那你说说,辽国如今陷入困局,你打算怎样破局?”

    “三管齐下吧。”妙言抿了口汤,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没他弄了好吃。”

    “所以让你把他叫来啊,若是今日他在这里,想来会快活许多的。”佛宝奴笑道:“他就像只皮猴子似的,让人快活。”

    妙言不搭理她的感慨,只是继续说着自己的话题:“辽国如今问题有三。第一是地方乡民私斗成风。第二是田产林地散乱分部。第三是大家氏族不认王权。这三个问题你不解决,辽国就是强大不起来。”

    佛宝奴垂下眼皮:“我知道,那你有何法子?”

    “还没想到,不过我知道怎么让你短时间里能够囤出钱来。”妙言小声说道:“我到底是不如他宏图大略的。”

    “那也比我手下那些酒囊饭袋强上千倍万倍。”佛宝奴轻叹一声:“你说与我听听。”

    “古来便有工农商三税,不管是辽是宋,都以农税为主,但从去年开始,宋国逐渐转变了税收结构,农税比例降低到了前所未有之程度,取而代之的是以商税弥补之,这乍看之下其实是重农抑商其实却是不然,农税的减少其实就会刺激买卖,占人口最多的农民手中有了更多的钱,商人自然便是有利可图,于是便有了大宋的怪象,商税更高却商业茂盛。”

    佛宝奴轻轻点头:“那你如何打算?”

    “辽国与宋国情不同,自是不可全盘照搬,但却也不失为一种参照。辽国若是一门心思造工坊,只是劳民伤财罢了。”

    “为何?”佛宝奴眉头一皱,她最听不得人家跟她意见相左:“你说出个缘由。”

    “你辽国有宋北云?”

    佛宝奴闭着眼睛将头侧到一边,满脸的不甘心。

    “工坊之初都是由宋北云一手操持,冶炼、制炭、打造、工器等等,都是他一手打造起来的,你看着他觉得他只是个白皮书生,可若是你见过他赤着上身的样子,你便是知道他为何能将工坊以一人之力生生拉起来。”

    说道这个佛宝奴就不困了,她想到宋北云那一身漂亮的肌肉,还有在火炉子旁挥舞大锤的矫健身姿,居然抑制不住的吸了一下口水……

    这个动静让妙言听见了,佛宝奴连忙用手巾擦了擦嘴:“肉有些烫……”

    “工坊并不是支几个炉子,找几个民间的匠人就能支撑起来的,里头每一个环节都需要相应的技艺、配方等等搭配,一炉钢铁你在普通炉子里烧出来的和在他炉子里烧出来的,就是不一样。”妙言继续侃侃而谈:“这些东西若是你强要建,只是劳民伤财罢了,除非你能在辽国也找到一个他。”

    佛宝奴绝望的摇了摇头,她当然找了,但真的好像天底下就是那么一个人似的,要不是因为这样,她也不至于这些日子每日都是心心念念,求而不得的痛楚让她恨的想要用刀把宋狗给插死。

    “那你说我该如何?工坊已经开建了……”

    “改。”妙言笑道:“还来得及,你改成一个集散市场就好了,天下最大的集散市场。”

    “嗯?”

    “我方才还未说完,辽国若是想要有钱,你得开源节流,主要还是开源。辽国地位特殊,上有草原和金,下有宋、大理,西有西夏、吐蕃,天底下所有国家都与你辽国接壤,这样得天独厚,你居然还能喊穷?”

    “嗯?”

    “我只讲一句,你好好思索一番。”妙言仰起修长白皙的脖子看着佛宝奴:“农税减半、商税翻番、工税涨三成。出口免税,入口重税。”

    “嗯?入口重税?出口免税?何解?”

    妙言笑着说道:“简单便是从别国来辽国的货,都不要税了,可若是想要从辽国出去,那便是要税。这个税如何定呢?那便是需要计算一番,对不同的货物取不同的税收,这个值要卡死在既比他们取道别国要少一成到两成,但却又比现在高一倍到两倍。”

    “为何要这样?”

    妙言指着桌上的羊肉:“你把两个盘子里的羊肉互换个位置。”

    佛宝奴照做后不解的看向她。

    “两盘羊肉就是别国,手便是你辽国。你看这肉还是肉,可你手中多了什么?”

    “油。”佛宝奴豁然开朗:“我明白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117764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