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495、三年3月4日 晴 花与人还事一般

495、三年3月4日 晴 花与人还事一般

推荐阅读:宴先生缠得要命诸天苟仙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欧皇崛起明末乞丐皇帝大唐:八岁大将军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大唐之开局举报李二造反葬元大唐:从神级吐槽开始

    “好累啊。”

    回到寝宫的辽皇佛宝奴甩掉了鞋子,直接躺在了刚铺好的羊毛地毯上,胸口处的怀炉滑落,她连忙捡了起来。

    “审计账目出问题了,户部跟工部有七百万贯左右的假账,应该是修葺城墙的时候两部中有一部作假,或者两部都作假。”

    “知道了。”佛宝奴从地上起来,摘下皇冠松散开头发,用一根丝带将长发扎起:“我早就看那户部尚书不舒服,该是跟他算账的时候了。”

    妙言嗯了一声:“改革得有一个突破口,我觉得这些账目就是不错的突破口。”

    “好了好了,这些事情你做主便是了。”佛宝奴坐在那一边挽起头发一边对妙言说:“听闻宋皇去了临安城,临安城真的是个好地方啊,要我看来,那宋皇定然是会去吃喝嫖赌。”

    妙言没有搭理佛宝奴的垃圾话,继续低头工作了起来。这些日子以来,她算是看透了这个外界传说的铁血皇帝,真的不怪宋北云会老是欺负她,她平日里的垃圾话实在是多了一些,什么事情都可以哔哔上几句,跟她心狠手辣的人设对不上。

    不过这东西也不好说,妙言认为那些刻板印象是要不得的,就好比这个辽皇还有远方的那个他。那个家伙的垃圾话可是佛宝奴的几倍几十倍,甚至还有点逗逼和没有正经,但要是有人因为这样就把他和心狠手辣分割开那显然是不正确的。

    要论狠,这个世上许是没人比那姓宋的要狠了,又狠又毒,行如豺狼、心如蛇蝎。被他盯上的人,至今为止没有善终。

    相比较而言,面前这个辽皇纯白的就如同一只不谙世事的小白兔。也难怪这只小白兔会对那只大灰狼念念不忘,毕竟人类会有一种近乎病态的追逐那个跟自己相似却又比自己强大的个体。

    就像佛宝奴在疯狂追逐姓宋的一样,要说他们有什么感情么?其实就妙言观察其实是没有什么确切的情感的,但要是让佛宝奴自己去描述,恐怕她也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活动。

    什么叫扭曲,这就叫扭曲——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要。

    没有缘由没有理由的需求,这就是病态这就是扭曲,佛宝奴在对待宋北云这件事上就是这样的心态,她已经病了,但她显然不自知。这些日子她虽然一直在避免讨论到远在宋国的那个人,但只要沾染上那边的信息她都显得格外有兴趣,可有兴趣到一半她会故意找茬来打断话题的继续,并皱着眉说些表示自己烦躁的话来。

    这让妙言想到高中时那些心里头暗恋着女孩的臭男生们,他们听到哪怕是那个女孩名字中的一个字都能瞬间变得亢奋起来,但嘴上却倔强的对别人说“我们班上没有一个漂亮的”。

    这大概就是一种拧巴吧,佛宝奴现在就处于这个阶段,她极端的拧巴和病态,但别人是说不得的,戳破就会引来非常亢进的反抗和挣扎甚至是暴怒。

    “我记得你是在临安扭了脚吧。”

    妙言的一句话让正打算换上便服的佛宝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她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回头看着妙言的背影:“你要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问问而已。”

    “你肯定不怀好意!”佛宝奴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处心积虑想刺挠我。是,我是在那被人占了大便宜,但又如何呢?我又不跟某些人一样自荐枕席,不就被捏了脚么,又能如何。”

    看,就是这样的反抗和挣扎,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能毁灭她一整日的好心情,让她陷入在无尽的痛苦之中。天底下可是没有比女人更懂女人的人了,妙言只是做了个小测试,而佛宝奴果然上了勾。

    如果没有意外,她现在脑子里已经被当时的画面装满,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屈辱,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忍不住去想,在愤怒和屈辱之中还带着一丢丢舒服,然后甚至会琢磨一些甚至连对面那个当事人都没有想过的肮脏事情。

    说不定现在她已经在幻想自己被那个狗东西或抱或拖的扔到了床上开始动手动脚了。在出现这个幻想分支之后,她一定会出现脑内的选择题,究竟是抗争到底还是就这么从了。

    妙言断定她最后给出的潜意识结论是半推半就的从了,然后幻想自己是那个受尽凌辱的受害者,接着就是跟施暴者的爱恨情仇。

    女人啊……真的是太好懂了,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说看不清女人在想些什么。在某些程度上来说,直男癌宋北云有一句话是没错的——一个男人有多帅他就能看到世上女人有多浪。

    在胡乱发了一通脾气之后,佛宝奴也不再说话了,从暴怒变成了生闷气,至于这个闷气究竟是为什么,只有她心里才能清楚,究竟是因为自己的魅力不足还是因为有些人禽兽不如,这便不好猜测了。

    “陛下,换上便服要去何处啊?”

    “不要跟你说话。”

    佛宝奴气呼呼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出了寝宫,而妙言则笑出了声音,继续低头伏案开始给辽国即将到来的大清洗做准备。

    辽国现在看似一派歌舞升平,每个人都以为自己都稳了下来,从一开始战战兢兢到现在的沾沾自喜,辽国朝堂上下似是放松了警惕,他们认为辽皇念着他们的恩情,欠着他们的人情,于是渐渐也开始放肆了起来。

    可这帮人啊……不够聪明。天底下谁敢让皇帝欠自己的人情?即便是宋北云都不敢,他每为皇帝办一件事都会从里头抽出一部分归于自己,哪怕他并不需要。

    这是为什么?这就是告诉皇帝,我们两清而已,谁也没欠谁的。真的等皇帝欠的人情还不清了,那便是一场无妄之灾。这一点妙言认为宋狗干的很好,即便赵性会干出这种事的概率并不大,但将赌注压在人家身上,这个行为本身不就是不够聪明吗?

    但辽国这些人他们不懂,是真的不懂。他们自以为在之前那场变化中给辽皇的人情足够他们作威作福,但实在不知其实着便是祸之所拖了。

    要说辽国有没有聪明人?当然是有的,即便是绝顶聪明的也不是没有,但现在朝堂上却没有。真正的聪明人要么早早告老归田了、要么隐姓埋名了、要么居江湖之深了,要么在上一场由聪明人策划的事件中被另外一拨聪明人清理了个干净。

    反正如今辽国真的是迫不及待的需要一场清洗来洗掉这些蠢货。

    佛宝奴走到宫外,她身边也跟着几个皇城司的探子,辽国的皇城司。

    现在辽国的政务机构已经开始全盘宋化,从六部九寺到三命十三司等机构全部都效仿了如今的宋国,甚至就连皇城司使都是让一个姓宋的人担任的。

    她带着人走入一个巷子中,闪身进入了间不显眼的小院之中,进入其中之后,里头正坐着三五个人,他们见到佛宝奴到来,第一时间起身单膝跪地。

    “恭迎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是。”

    佛宝奴坐在屋子中最大的那张椅子上:“都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等十年前便随我一同长大,我视你等为我手足兄弟。”

    下头那几人纷纷再次跪下,口称惶恐。

    佛宝奴并没有在意,只是继续说道:“如今,正是我大辽生死存亡之际,你等也皆为天下一等一的好手。今日我便交待你们一番,你等细细听着。”

    那几人不敢抬头,只是纷纷竖起耳朵聆听至高无上的辽国皇帝陛下给出的第一次下死令的任务。

    佛宝奴看着他们几人,然后轻声说道:“三日内,到临安城。将那宋北云带来,不做其他只要三点,一不可声张,若是让人看见面容便立即远走高飞。二不可伤其性命,不过大可暴打他一顿为朕解恨。三不可与他说话,不论他说什么都当听不见。”

    这几个终极密探纷纷答应,而佛宝奴轻轻敲了敲桌子:“记住,七日内,我要见到他被你们捆在这个地方!”

    交代一切之后,佛宝奴背着手缓缓走出门外,她之所以下达这个命令,就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她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暴躁,甚至被刺激的连晚上做梦都是那个狗东西。

    况且如今看来,宋北云和妙言二人得之一人便能强国,那若是两人都得之,辽国必是能够一路腾飞。

    如果宋北云不肯合作也没关系,把他留在辽国便是了,不帮辽国也不能去帮宋国,到底是侧卧之榻,若是宋国再这般发展下去,保不齐哪一日就将辽国给吞了也说不准。

    所以她左思右想之后,终于趁着宋国皇帝出巡之际,出动死士去强夺宋狗。

    至于为什么她断定宋狗此刻也在临安,其实正是因为她笃信宋帝断然不会搬布出那等匪夷所思的法令。能干出这等踹寡妇门之事的人,除了宋狗别无他人!

    “别怪我不讲情面了。”佛宝奴张开扇子,站在路边,看着巷子口一辆马车缓缓驶出后,轻言道:“等来了辽国我再与你赔罪好了。”

    ---------

    今天可能就一章了,没啥灵感不说,晚上吃凉皮还洒了一身,一屋子的蒜味心态爆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122044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