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519、三年5月20日 雨 曾经沧海难为水

519、三年5月20日 雨 曾经沧海难为水

推荐阅读:傅先生说好要负责赘婿当道花都最强医神薄少的二婚罪妻至尊战神狂婿重生八零最佳再婚男人三十不回头我就是超级警察掌中爱人重生仙尊在都市

    这一桌,只有两人。并无嘈杂,有的只是两个各自揣着笑容的男子和一桌子好菜。

    “来,宋大人,草民敬您一杯。”

    “不敢不敢。”宋北云起身举杯:“与兄共饮一杯。”

    这应该也不叫各怀鬼胎吧,反正就是两个都不咋正经的人在一个桌上装作很熟的样子把酒言欢,每一句话都带着坑,不小心就要被拔出萝卜带出泥。

    当然,互相试探的环节也都过去了,因为这么无止境的试探实在没意思,大家都把对方的底给摸的透透的,传出去都是杀头的罪,那就没有必要鱼死网破嘛。

    “此番请宋大人来,想必大人也知道是为何了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柴得金沉默许久之后,突然开口道:“以大人之智慧,天下之势想必尽收眼底,柴某也便无需再藏着掖着了吧。”

    小宋抬起眼睛瞟了他一眼:“柴兄要与我透底么?”

    柴得金哈哈大笑起来,随后道:“不成不成,某还想多活几年,等时机到了,柴某必有厚礼送上。”

    “柴家满门的人头?”小宋端起酒杯轻笑一声说道:“柴兄,你的所作所为都是在断送柴家。你可曾想过,你也是柴家一员呢?”

    柴得金摆摆手:“宋大人,有些事看破不说破,至于为何我不便多说。柴某自是死不足惜,只是有些人还有大好年华。”

    “就冲你这句话,我得敬你一杯了。”小宋举杯上前:“其实你别怪罪官家,他比你还身不由己呢。”

    “我若是怪罪他就……”柴得金突然住嘴,然后歪着头看着宋北云似笑非笑,接着摇头将酒杯送了过去:“宋大人名不虚传。”

    名不虚传的宋狗和名不虚传的柴家少爷,都配得上一句名不虚传。

    他肯在宋北云面前如此自如,大概就是因为他明白这个阶段宋北云并不会对他开刀,因为他还有用处他也不会威胁到宋北云,更是因为他能给宋北云带来极大的利益。

    聪明人权衡的是得失,从不计较对错。况且只要是读过书、读懂书的人,谁人不知天下哪有对错。

    “别戴高帽了? 柴兄想问我借兵自保对吧。”小宋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您来此地其实就是李代桃僵,好让柴通趁机回金陵对吧。”

    柴得金眼睛瞪得老大:“这您都能猜出来?”

    “嗨,柴兄你也太小瞧我了。你那个草包弟弟? 哪一日不得弄几个猪油似的姑娘? 可从你来了之后? 他就没再让人找姑娘了。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是他已悄然离去,二么就是他被您管束了起来。”小宋摇头:“但若是您真的管束? 他便不会是这个鬼样子? 他一切的毛病都是你这个当兄长的宠溺出来的。郑王爷胸怀天下,王妃又是个无才便是德的贤良女子,那自小以来柴二少爷便是您在管束? 至于为何会嚣张跋扈、乖张暴戾? 其实便是您纵容出来的不是吗。”

    小宋漫不经心的说道:“郑王爷是个天下顶聪明的人? 他知道柴兄你是个阴霾的人儿? 自小便不受宠爱? 即便是欺君之罪他都想让你去顶包受罚? 更何况是这一出李代桃僵,一个儿子换一个儿子。自然换出去的那个是为他所不喜的那个,都是天家无情,你柴家还不是天家呢,怎的也如此无情?”

    柴得金被一通话给突突得千疮百孔? 坐在那只是静静的灌酒。

    但小宋显然并未放过他? 笑盈盈的说道:“从少年时的棒打鸳鸯? 到如今的李代桃僵。柴兄啊? 被人当棋子还能忍受,可被人当弃子就有些难受了吧。”

    柴得金抬头看了一眼宋北云:“生而为人怎可尖酸刻薄至如此?”

    “究竟是我这尖酸伤了柴兄的心还是那原生家庭的偏袒伤了柴兄的心,我想以柴兄大才应是心知肚明。”小宋起身给他倒了一杯酒:“看似风光无限的柴家大少爷? 不过只是一个高级官家罢了。我想柴家最核心的事情,大少爷恐怕都无权知晓吧。”

    柴得金垂下眼皮:“宋大人,草民认输了,您停一停罢……”

    “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小宋连连摆手:“只是这么一说,若是放在我身上,可能愤恨之情都直达天听了,哪里能有柴兄如此好的修养。”

    “对了,回去之后你给皇后娘娘传个信号。”小宋突然正色起来:“若是她再给官家下毒,就莫怪我送她去十八层地狱了。”

    柴得金一愣,神情变得慌张了起来,甚至连说话都有些结巴:“她……她……她为何如此傻……不至于,不至于……”

    “现在因为大医官的介入,她无从下手。但我要与你说的是,女人家不懂事,你可是要明白其中的道理。”小宋冷哼一声:“亏了那毒不死人,否则……”

    “多谢宋大人不杀之恩……”

    “别谢我。”小宋摆手:“这里头的事说来也复杂,牵扯也太广。好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处,等你我安稳的回了金陵城再说。”

    柴得金经过一阵混乱,也是彻底的明白面前这个人到底有多厉害了,虽他从未看轻宋北云,但却着实没想到此人竟是近妖一般,果然当时他给宋北云此人相面之时,面相所指为妖星现世。

    他一度以为自己学艺不精看得不准,但现在看来……这人的确是妖星。

    “柴兄,后宫之事,我不好过问。但若是你想学那吕不韦,可便是要三思了。我此番告诫还望柴兄莫要怪罪,心直口快罢了。”

    小宋的连珠炮打得柴得金心烦意乱,但好在他最后一炮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静静的喝酒。

    一直到一刻钟后,小宋才打破了宁静:“想活着走出襄阳城?”

    “谁想死呢。”

    “柴公子愿意不愿意当一回鱼饵?”

    此刻外头突然一片恶云飘来遮蔽了阳光,屋内的光线变得忽明忽暗了起来,宋北云抬起头盯着柴得金,如鹰如隼如蛛如螳。

    柴得金垂下眼皮:“宋大人何出此言。”

    “三日后,辽国边境将反,西夏与孙则为联合起兵,辽国发兵长安城。中原将有一场恶战,此番恶战之后,天下局势将明,柴公子想不想在这纷乱之中分一杯羹?”

    明知这是个坑,但柴得金却知道这个坑里的东西是他苦求而不得的。

    而小宋知道,柴家的实权人物是老柴,他才是幕后的巨手。这只小柴只是个叛逆的青年罢了,但光是偏瘫就让他恨不得杀光自己一家,这里头还是有些蹊跷,但这个节骨眼上没必要深究太多。

    到时等回去之后,给柴得金加一把力才能让这团纷乱的迷雾彻底散去。

    而刚才他看似多嘴的话,其实未必能伤到柴得金多少,因为即便是赵性知道,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法子,因为没有证据嘛,况且牵连也太广了,即便是皇帝自己知道那也是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甚至给皇帝下毒这种事都是宋北云推断出来的,因为那些东西充其量就算是无知,普通人谁能知道几朵花就有那种功效呢。

    所以这些都是引子罢了,真正能说动柴得金的还得是他心底的那份仇恨,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仇恨本身就在那烧着呢。

    给了柴得金足够的时间思考,小宋并没有步步紧逼,毕竟面对聪明人时的法子跟面对天下大部分蠢货时的是不一样的,让他自己权衡利弊才是正道。

    如果他觉得值,别说让他去当鱼饵,就是把自己切碎了打窝他都愿意。如果他觉得不值,聪明人可是最知道什么叫取舍的。

    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柴得金才缓缓抬起头:“还请宋大人将草民挂在钩上。”

    小宋眉头一挑:“好说。”

    接下来,小宋就开始给柴得金布置怎么让孙则为上钩的法子,这里头虽算不上多么严密,但几乎是必成的事情。

    听完宋北云的法子,柴得金自愧弗如,到底是日常读解罗织经的人,一字一句都听得柴得金冷汗直冒,这厮的恶毒简直是难以想象,他甚至毫不思索的放掉了数以万计人的性命,只为完成一次布局。

    这等狠厉……柴得金觉得自己不如他,而不如他的地方就在于自己还在乎良善之名。

    “你别惊愕,我说的是最坏的情况,两权相害取其轻。与其让荆州陷入战火,不如将那些人全推出去。”小宋轻轻磕碰了桌子:“你这么干便是了,所谓建功立业哪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中踏出来的?”

    柴得金轻轻点头,并没有更多的话好说,只是看了宋北云一眼:“宋大人,我有一事不明。为何赵性能容你。”

    “因为我跟你不同啊。”小宋笑道:“你这种一肚子坏水得人,必死。我么,我懒。”

    柴得金听完,哈哈大笑起来:“大人说话也实在有趣的很。”

    “呵呵,有趣吗?未来咱们肯定是要碰一碰的,希望到时柴公子手下留情。”小宋直接说道:“不要往死里干。”

    “彼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125102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