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579、四年3月27日 晴 万事大吉不欠东风

579、四年3月27日 晴 万事大吉不欠东风

推荐阅读:在莽新造反的日子北方有二哈海贼之副船长红心我竟然成了大师兄古神的自我修养开局签到九转玄功开局一品侯爷这灵气复苏有毒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战神王爷的小医妃

    北院宰相缓步走入大殿之中,他轻轻环顾一周之后,朝佛宝奴抱拳行礼道:“臣参见陛下。”

    “嗯。”

    佛宝奴脸上没有表情,但心却是砰砰跳着,狗东西手上的温度好像还停在她身子上一样,弄得她有几分心神不宁。

    “老臣此番前来是想向陛下告罪,老臣那些个弟子属实不成气候,给陛下给辽国丢了脸,还恳请陛下以律处置。”北院宰相弓着身子不起身,一副甘心受罚的样子:“且恳请陛下一并罚老臣一个治下不严之罪。”

    佛宝奴缓缓抬起头,定定的看了他几秒钟,然后又低下了头继续批阅奏章,也不说话就这样僵持在了那里。

    “臣,恳请陛下治罪!”

    小宋在屏风后头听的真切,现在辽国北院似乎的确有些挟权自重的趋势了。对于皇帝来说,不论奖惩都得是金口玉律皇帝亲言才作数,若非像赵相那样被气出个好歹的,即便是告老还乡也是得皇帝首肯才能执行,而像这个北院宰相一般主动求罚的,其实就和挟持皇帝没有任何区别。

    因为他知道皇帝不可能处罚他,处罚他就等于是让整个大辽的朝政搁浅,而之所以他这样的求罚,无非就是来给自己的门徒们说情。

    这是大忌讳啊老头。小宋在屏风后头默默摇头,而佛宝奴却是银牙紧锁的停下了笔来。

    “臣!恳请陛下治罪!”

    第三声之后,佛宝奴终于受不住了,她一把将朱笔拍在了桌上:“你是不是以为朕不敢罚你?”

    嗨!稚嫩了稚嫩了。小宋在后头听得直摇头,佛宝奴到底还是个年轻的皇帝,这个时候怎么能这么问呢,这么一问人家顺杆子就往上爬,就说“臣自当明白臣有罪,所以才求得陛下惩处,还望陛下得以成全”,就这么点招数翻过来覆过去的,一点新鲜感都没有,这要换成自己来,非把他给弄死不成,佛宝奴到底还是嫩啊。

    “臣自当明白臣有罪,还望陛下得以成全,以正视听。免得有人在后头搬弄是非,坏了朝堂的和睦也坏了陛下的心情。”

    好家伙!宋北云直接好家伙。这条老狗有点意思,这厮在玩以退为进以守为攻啊,现在舆论战上打不过南院了,就开始在这里头玩阴招,小宋到底还是看轻了他。

    现在的情况就是把佛宝奴架在火上烤。罚?北院都是拥护佛宝奴登基的元老,因为这点事就把北院宰相给办了,那这些元老怎么想?佛宝奴是不是得弄出一个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名声?

    不罚?明知是错却不罚,南院怎么想?偏重北院不说,还是非不分,如此有损国格却不予处置,将来如何服众?

    有没有处置的好法子?当然有,那就是息事宁人,差不多给那几个混账草包找个由头处置一番,罚俸也好、面壁思过也好,然后再勒令南院不要再予以纠缠,大家差不多就当无事发生。

    可是这样最难受的是谁?当然就是佛宝奴,他是皇帝但行动却是被人一步一步架着往前走,这放谁身上能受得了?

    所以佛宝奴坐在那显得很愤怒也很迷茫,沉默许久之后,她的语调慢慢沉了下去:“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老臣蒙受皇恩,不胜惶恐。”

    北院宰相离开之后,小宋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笑嘻嘻的坐在一脸憔悴的佛宝奴身边,看着她满心疲惫的样子笑道:“现在知道得位不正的下场了吧?知道为什么那些起兵造反的皇帝都要把自己的肱股之臣给杀干净了吧?”

    “让我咬一口!”佛宝奴凶狠的转过头:“快!”

    “不成,滚开。”小宋推开她的脸:“欺负我算个什么能耐,有本事你把你北院的那些狗都杀光啊。”

    佛宝奴能说什么呢,皇帝的无奈就是这样,赵性不也一样经历过这种阶段么,从龙之功者挟功自傲,赌就赌到皇帝不敢动他们。

    别说什么小虎牙心狠手辣,她越心狠手辣就越不能动这帮人,因为真的要全给宰了,谁去给她当官?为什么李世民能忍着魏征那帮人那么多年,小宋觉得他要是真的是生性豁达开朗也玩不出个玄武门了,不就是得位不正不得已而为之嘛。

    得位不正这件事很要命的,小虎牙在这个阶段也只能忍,然后扶持一波自己的势力来压制这帮元老。毕竟任由这帮读书狗折腾下去,保不齐辽国会提前迎来一场“东林”狗贼们的狂欢。

    “好气好气。”

    佛宝奴不停的捶着宋北云:“当皇帝好难啊。”

    “正常,前些年赵性还在皇宫后头种了个歪脖子树呢。”

    “歪脖子树?为何?”

    等宋北云把这歪脖子树的典故给佛宝奴一说,她顿时笑得捶足顿胸前仰后合,心情不自觉的也跟着好了起来,因为她发现她并不是天底下最惨的皇帝,隔壁赵性要比她可惨多了。

    “你不会舍得我挂在歪脖子树上的对吧。”佛宝奴挑起宋狗的下巴:“对不对。”

    “是是是。”小宋绕开她的手指头:“怎么样?穿着龙袍来试试?”

    “不!”佛宝奴果断拒绝:“没心情了,你滚出去吧。”

    “你狗胆包天。”小宋揪着她脑袋后头的头发揪揪:“怎么跟爷说话的?”

    “我叫大内侍卫了啊!”

    “你叫!你敢叫试试!”

    “好了好了,你赶紧走吧,让人发现了可不得了。”佛宝奴终于服软了:“晚些时候再从侧门来吧。”

    “对啊!”

    小宋突然一拍大腿,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是从正门被宣进来的,而自己没离开,这个北院宰相就进来了,他肯定是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的,难怪他刚进来的时候环顾四周了。

    当小宋把这件事跟佛宝奴一说,佛宝奴神色顿时慌张了起来,不停拧着宋北云的大腿:“要露馅了!”

    “露馅?”小宋呵呵一笑:“你太小看这些政治老狗了,他八成连你是女人都知道。”

    “当真?”

    “嗯。”小宋认真的点头道:“还不到鱼死网破,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但前提是你乖一点。在我给你置换皇宫守卫和内侍之前,恐怕你身边都是这帮人的眼线,你是女人这件事其实真的很难瞒得过高层的眼睛,特别是这些成了精的老狗。”

    佛宝奴的脸色苍白:“那如今怎么办?”

    “惹不起,躲得起嘛。”小宋斜靠在龙椅上,一副慵懒的样子:“给爷捏捏肩膀。”

    “快说!”佛宝奴捏着他的耳朵:“都这时候了还惺惺作态。”

    小宋沉思了片刻:“这几个翰林的事是小事,但南北院的斗争却是逐渐升级。那倒不如来一招顺水推舟。”

    “怎么?”

    “你就说要去体察民情,离开新都一阵子。然后将整个朝堂丢给两院共治。”小宋的手用力握成拳:“给他们一阵子打成一团,越惨烈越好、越轰动越好,等到他们差不多收场了,你再出来配合一场雷霆震怒,谁赢了惩处谁,绝不姑息也绝不犹豫,他们会理解你的。”

    “为何惩处赢的?”

    “你是真傻啊,你当个屁的皇帝当皇帝。”小宋啐了佛宝奴一口:“本来输的都已经输了,你再去惩处,不就是逼狗跳墙、逼兔蹬鹰么?但是要注意分寸,以雷霆万钧之势惩处几个副职,流放几个主办、约谈几个大佬,让外头人看到你的魄力、决心和手腕。但又要让赢的知道自己赢了,输的觉得自己还能再来一盘不至于掀桌子。”

    佛宝奴诧异的看着宋北云:“你这人……简直是毒瘤。”

    “什么我就是毒瘤了,是他娘的封建官僚主义是毒瘤,你要不听我的,来一场人民的革命,发起一场辽国是人民的辽国的思想运动,去他娘的皇帝,来一场前所未有的思潮和一场前所未见的土地改革,革掉官僚资本家的狗命,让最底层的群众成为辽国的主人。”

    “去去去去……又胡言乱语了。”佛宝奴嫌弃的看着宋北云:“整日说些不着调的话。那你的意思就是让我避避风头?”

    “避呗,刚好之前不是说了要去变形记么,你准备准备,我找个差不多的地方。我带你去体验一下一个底层劳动人民的生活状态,让你感受一下普通人对幸福的定义。”

    “哦……可我肚子里有孩子呢。”

    “我又不拉你去坑里打桩,也不会送你去石灰窑,你怕什么。”小宋揉捏着佛宝奴的手:“不过日子么,肯定会过得紧巴巴的。你不是说想生在寻常百姓家么,大不了我忆苦思甜一把,陪你这狗东西去体验一回好了。”

    “你才狗东西!”佛宝奴捶了他一下:“狗东西!!!”

    “行了,找妙言准备一下,这几日你安置好这边的工作,两三日差不多吧?我去那头叫探子准备一番。”

    “你到底在我辽国有多少探子!”

    “你猜我会不会告诉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135577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