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588、四年5月25日 雨 五花八门纷繁杂乱

588、四年5月25日 雨 五花八门纷繁杂乱

推荐阅读:一枪风云人仙百年我能看到隐藏机缘我就是道,尔等臣服天狐缘一人得道古道征途修仙从沙漠开始西游之原来我已经无敌了灯火人间

    这几日间,金陵城中百姓总能见到边有奇怪的大纸鸢飞过头顶,下头还绑着一头惨叫的猪……

    大家都在讨论此事,但整个物理院却是在不断的改进着,这东西每一都会比前一飞得更远也飞得更好看,甚至会因为风向而在空上盘旋几圈再落下地来。

    当然,除了这些,其他的领域也有不同程度的进展,比如在宋北云一手拉起来的物理院下分支光学院里,这个在大家看起来就是整日玩镜子的部门,他们在经过不断改进现有的望远镜的时候,有一名武姓研究院突发奇想,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理论。

    他:若是望远镜能看到远处,那是否也能够看到近处?

    这个想法得到了好几个人的响应,从年前开始他们就着手开始折腾怎样将望远镜对准脚下的世界,终于在半个月前他们清晰的看到了跳蚤那两条粗壮的大腿。

    在物理院大师兄因为一头猪飞上蓝而激动的流出眼泪时,他们也因为看到了以往完全不可知道的世界而彻夜难眠。

    费尽心血种下的种子,终于开始陆续发芽了,虽然所有的大方向都是宋北云给起的头,但在这开枝散叶的过程中所占的比重逐渐开始被稀释,那些钟爱着自然和世界的少年们以梦为马开始驰骋在这一片充满玄机的世界之中。

    数理化三门看似硬亏损的课题在宋北云不计成本的投入之下,已经开始向周边的产业进行扩散,大量利用这些理论知识发展而来的新兴产物逐渐开始被摆在了桌面上。

    在农业方面,化学院首次提出了化肥的概念,而且因为这是宋北云的老本行,化学院的基础资料也是众多基础学科中最齐全也最严谨的,他们虽然起步晚,但发展非常迅猛,在要人给人要钱给钱的情况下,他们如今已经可以熟练而安全的利用焦炭厂的残余物质制备碳酸氢铵,虽然产量不高但铸造厂研发出的浇铸螺旋密封钢球却能够很完美的解决宋北云都没有解决的密封技术。

    在那个只会种地的和尚的帮助下,两块试验田已经拉了起来,那些勇士用命换来的稻种也开始在大棚中试种起来,珍贵的种子被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使用化肥一部分按照原始耕种方法,至于结果的话,三个月后就可见分晓。

    在工业方面,物理院首次提出了效率的法并且开始论证宋北云提到过的转化问题,这的确是给工业打开了一扇新窗口,虽然未来的路还很漫长,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不远的将来,整个现有的工业制造体系可能都将要被这帮整日脑子里都不知道想什么的人给彻底颠覆。

    而在医学方面,大医官自从太皇太后去世之后,整个人就跟疯了一样扑在工作上,他不但吃透了宋北云的那本解剖学,还融会贯通了古今医术,将医学一分为二,形成了内科和外科,动刀子和下药并行而立,再也不冲突。还根据种牛痘得来的经验,创造了早期免疫医学,将七十多种瘟疫分门别类之后,开始研究它们的诞生、蔓延和覆灭。为了总结经验,现在医学院有一批不怕死的家伙整日就流窜于各个瘟疫之地,采集样本,归纳经验,哪里有瘟疫哪里就有他们,不管是人瘟还是鸡瘟狗瘟猪瘟牛瘟。

    当然,除了这些其他让人欣喜的东西也是层出不穷,由晏殊主办《萌生》杂志在三日前首发了,在文化界无形中掀起了波澜,这本杂志里头包含了游记、散文、杂文、诗歌和博物,一本发行百家争鸣,再加上作为大宋第一本半彩印刷的杂志,一经上世就被抢购一空。

    而除此之外,晏殊还自费创办了一个名为晏殊文学奖,以奖励一年来在文学上有特殊贡献的各类人才,奖励不多不少就比宋北云科技奖高一贯钱,十万零一贯。别问晏殊哪来那么多钱,问就是厚着脸皮问宋狗要的十万贯,那一贯钱是他自己出的。

    也有人问,花这么多钱给一个人奖励值不值得,会不会让那些优秀的创作者拿到了奖就贪图享受去了。晏殊的回答堪称经典,他“钟爱者始终钟爱,使优秀者无有后顾之忧才能让其创造出更优秀的作品”。

    所以无形之中,大宋在这一年仿佛迎来了一场悄无声息的文艺复兴,文风鼎盛的同时,艺术、科学、工业、农业都开始出现了一种疯狂蔓延的趋势,但这种蔓延带来的并无坏处,大家自然也没有过多的关注,只是知道现在的大宋不光只有四书五经才能出人头地。

    这日下午,阔别金陵近一年的宋终于回来了,他将脑袋探出车外,发现金陵城与他熟悉的金陵城相比变化并不大,只是多了许多挂着噤声标志的地方,里头传来朗朗读书声,路上的青年也越来越多的穿着他当年卖力吆喝的玉生装,毕竟长衫终究还是不够方便,而口袋众多的玉生装逐渐就成为了读书人们的新宠。

    “四年了呀,鱼。”宋叹气道:“从我被老王拉下水,已经过去四年了。”

    鱼没有话,只是莞尔一笑。而宋只是默默叹息了一声,当初那个襁褓中的狗蛋如今已经四岁多了,已经是一个会带着两岁的钢蛋为非作歹的混蛋哥哥了。

    车子缓缓停在了公主府的隔壁,宋下了车来,正巧狗蛋坐在门口端着个碗正在吃煮熟的青豆,他抬头盯着宋北云,宋北云也盯着他,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他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样起身屁颠颠的跑进了屋里。

    不多一会儿,红姨牵着他走了出来,看到宋的瞬间,红姨一下子就没能反应过来,缓了好久她红了眼眶,走上前去敲了敲宋北云的头:“你这孩子,回来也不打个招呼。”

    “这不是一道金牌紧急召回嘛。”宋叹气道:“红姨我饿了。”

    “走走走,红姨给你做饭。”

    跟着走进熟悉的家门,里头连摆设都没有变过,虽然宅子已经是玉生哥的了,但他却执意不住在东厢而住在青龙苑后头的西厢,东厢始终是留给宋北云的地方。

    “玉生哥呢?”

    “他随官家去祭春神了,明日才能回来。”红姨一边忙碌一边道:“这次回家住多久?”

    “长则一个月,少则半个月……反正不能长住。”宋叹了口气:“那头事情还很多,路上时间又长。”

    “唉……”红姨没什么,只是默默叹了口气,她心里头知道孩子已经长大了,不可能像以前一样整日在自己身边打打闹闹,但终究是有些不舍的。

    “没事,中秋和过年我都会回来的。”宋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毕竟馋红姨的粉蒸肉了。”

    “好好好,给你做粉蒸肉。”红姨转头拍了他的腿一下:“坐没坐相,坐好!”

    宋立刻把他在辽皇宋皇面前都不曾放下的腿给放下了,老老实实的像个上课话被老师抓住的学生。

    “俏俏金铃儿他们呢?我刚才过来的时候都没见她们人。”

    “你不知道?”红姨瞪大了眼睛:“我还以为你们好呢,她们昨日启程去寻你了。”

    宋哎哟了一声,他还真把这茬给忘记了,之前通信的时候信上的确是这几日金铃儿他们就要启程去长安了,可终究是被赵性的一道急招给弄乱了节奏,没想到就这样错开了……

    不过想来他们几个人应该是从庐州那条线过去的,宋是从株洲这条线过来的,两边像个四五百里应是碰不见的。

    “罢了,见她们有的是机会。”宋笑着摇头道:“红姨,玉生哥那头咋样了?观音奴还行?您要是不喜欢她,我做主把她给换了。”

    “观音奴是个好孩子,也深得玉生的喜欢,就是这两人吧……唉,不紧不慢温温吞吞,急死我了。”红姨叹道:“你当弟弟的都有了家室,他当哥哥的还是如此慢悠悠的,我着急啊。”

    “这有什么好急的,船到桥头自然直。”宋伸了个懒腰:“我去躺一会儿,等会狗皇帝一定提前回来。”

    “你这孩子,口无遮拦!”红姨眉头紧蹙:“在外人面前断然不可胡言乱语。”

    “知道啦知道啦。”

    宋起身伸了个懒腰就要去休息,而这时头顶传来一阵猪的惨叫声。

    “嗯?”

    他好奇,于是走到院子中这么一抬头,正看到一头猪被捆在个滑翔机上从他头顶三十米左右的地方呼啸而过。

    “我操!”

    宋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来,再看过去却是发现那滑翔机已经落到了不远处,接着一大堆人气喘吁吁的追着滑翔机跑了过来,他们一边跑还一边喊道:“新纪录!新纪录!五百七十米!”

    听到这一声声欢呼,再看到后头不远处的物理院,他推开门走了出去,看到那边不远处两个人正拽着那头惊魂未定的猪往前跑,一边跑还一边狂喜的大喊:“活着!还活着!”

    宋仔细看了一阵,心中大骇,顿时涌起了一个猜想……这帮孙子怕不是要载人航空吧?

    他想要上前一下危险,但前脚刚迈出去就默默的收了回来。为什么要呢?科学的先驱者有谁不知道是危险呢?但为什么明知道危险还要去干?白了不就是因为源自骨子里的热爱吗?

    就像战士青山埋骨马革裹尸一样,能够死在自己挚爱的事业上,对他们来也许是一种成全,可惜归可惜但要是因为可惜而阻断了他们对世界的探索之路,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他设身处地的想了想,觉得自己的阻止一定会是多此一举,因为科学的狂信者们并不会比神学的狂信者们怯懦,甚至更加勇猛。

    “好运。”宋默默对那群年轻人的背影了一句,然后轻轻关上门转身返回了院子,一直等到赵性赶在了饭点时不偏不倚的冲了进来。

    “哟,瞧瞧这是谁来了。”

    赵性摇晃着扇子摇头晃脑的走了进来,一年未见他的神态越来越像个流氓,子的贵气是越来越少。

    “不是去春祭了么。”

    “玉生带着他妹子去,朕去凑个什么热闹。”赵性往宋狗面前一坐:“狗东西,怎么瘦了?风流快活还能瘦?”

    “呵,你倒是胖了,我都不知道一个整被人谋划着造反的皇帝怎么还能胖。”宋翘起二郎腿来:“吧,心急火燎让我回来干毛。”

    赵性叹气道:“你不是知道了么,朕怎么办,你倒是。”

    宋摇头,而这时刚巧红姨将米粉肉端上桌来,赵性将扇子一收:“不多了,先吃饭。”

    “你现在这么不要脸的么?到臣子家蹭饭这么自然?”

    红姨笑着摇摇头,转身继续去端菜了,而赵性且撇了撇嘴:“朕可是将红姨封了六品诰命!再了,你自己去问问红姨愿意不愿意请朕吃饭。”

    这厮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以前很良善很内敛还有点抠搜搜土兮兮,如今怎么才一年没见就成了这副鬼样子?

    “朕问你。”赵性左右看了看,然后伸长了脖子喊道:“红姨来吃饭啦。”

    红姨应了一声,让他们先吃,她还有一碗汤之后。赵性压低声音问道:“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辽皇啊!”赵性搓着手手问道:“我与晏殊那狗定下了赌约,赌观音奴和佛宝奴谁先大肚子。”

    “你赌的谁?”

    “那还用,自然是佛宝奴。”

    宋沉默了片刻:“你赢了。”

    “朕就知道!”赵性的扇子在手上敲得啪啪响:“朕就知道啊!哈哈哈哈哈!”

    宋北云表情古怪:“不是,你们平时就没点正事干干?”

    “祖国需要你的腰子。”赵性拍着宋北云的肩膀:“把辽国给朕睡过来,朕封你万里江山。”

    “少废话。”宋拨弄开他的手:“太后的事,我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不过咱们可以将计就计。”

    赵性抬起手:“等晚些晏殊来了再。”

    --------------

    今明两我都想只更一章,马上跨年了……今年除了为数不多的特殊情况之外,我基本上是满勤,比上班还惨,而且这段时间身体真的不太好,感觉有点累了,所以我家这边明要下雪,晚上我想和伙伴出去吃点雪,你们看怎么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136569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