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143、8月23日 晴 各抱地势,钩心斗角。

143、8月23日 晴 各抱地势,钩心斗角。

推荐阅读:仙界赢家最强小渔民我对女人真的没兴趣系统逼我当男神重生青云路大佬她又又又上热搜了全世界只有我知道轮回剧情南城往事我为冥渊三千年都市潜龙

    王伴伴这两日真的是被吓得都快抑郁了,前几日司命司就得到密报,说有人想要干掉宋北云这个“钦差”,当时正准备伺候赵性用膳的老太监立刻就是一头白毛汗。

    他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赵性,赵性二话不说立刻就吩咐他和他的司命司前去保护宋北云,临走还说了一句话是“他活你活,他死你也别回了”。

    这一路八百里加急啊,原本四五天的路程,一天一夜就到了,可刚到了祁门县却得知宋北云已经上路的消息。

    于是他便又带着人追了上去,但因为路上岔口太多,所以王伴伴只好将人手分散开来,分头寻找。

    而当他上午经过那个荒村野店时,看到仍在烧着的房子,他暗道了一声不好,连忙差了人冲进了那倒塌大半的火场中,仗着能耐强本事高生生在里头拖出了几具焦褐的尸体。

    但经过辨别,这里并无跟宋北云体态相当的人,王伴伴原本沉没到了海底的心再次悸动了起来,加紧脚步顺着那车辙的痕迹一路便追了过来。

    “你这小厮,当真是深藏不露。”王伴伴坐在那边,捧着茶杯:“我以为你已是死了,却未曾下你还能在这逍遥快活、大放厥词。”

    “厥词是放了,可你哪个眼睛看着我逍遥快活了?”宋北云指了指周围:“这鬼地方,你告诉我怎么快活。”

    巧云暗戳戳的用胳膊肘顶了他一下,却也是没再说话,毕竟她知道面前这人是谁,那不光是皇帝身边的近侍更是神通广大司命司的头目,这个司命司自己曾经也有过接触,那都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人,且只为皇家办事,忠心耿耿。

    王伴伴也没回答,只是笑。毕竟他这么个残障人士,跟一个健全的少年说些风花雪月的肉欲之事,那不是自取其辱么?

    “对了。”宋北云喝了口蛋花汤:“你们这司命司到底是干些什么的?我经常听见有人说,可说什么的都有。”

    老太监身后的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而老太监也是沉默了半天才开口道:“司命司命,自是司命。”

    “这说了跟没说一样,你该去鸿胪寺的,当个外交官也算是滴水不漏了。”宋北云笑道:“不过就看你们干的这些个事,应该是天子的耳鼻喉吧,然后经常会干点见不得人的脏事,比如救救人家孤儿寡母啦、杀杀乱臣贼子啦。”

    老太监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但毕竟这等事私密的很,他也不好去反驳什么的,任由这个混账说吧,毕竟福王爷都说过,千万莫要跟这小兔崽子过多纠缠,他是个混账。

    看到老太监那德行,宋北云嘿嘿一乐,继续刺挠道:“不过要我说,你这特务头子是真的失败。”

    王伴伴不做声,任由他嘲讽。说来也是悲苦,自己这等侍奉了三朝的内侍头子,文武百官见着都要客客气气的天子近臣却要在这么一个混账面前低声下气的,当真是那个人间不值得。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宋北云拿起一根小棍,在地上划了一个方块出来,然后在里头分别写上“收集、破坏、造谣、锄奸、风评、潜伏、买通、暗杀、救援”。

    “这是一个正常的暗部所应该有的九个职责。”宋北云写完之后挠挠头:“火影里都这么演的。”

    王伴伴挠了挠脸:“何为火影?”

    “日本国的一个部门。”

    听到日本国时,王伴伴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而宋北云斜着眼看着他:“你弱宋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人家?虚心点会死吗?”

    好好好,不跟这孽障争执,反正这些日子司命司可是没少调查这个混账东西,大概也摸到了这厮的一个秉性,那就是得理不饶人、无理搅三分。不光如此,而且这人吧,还有些奇怪的。

    按正常道理说,这蕴大才之人么,要不恃才傲物、超然物外。要不就是一门心思想要升官发财,或者为国报效。还有不少也就是看不惯这世道打算犯上作乱。

    偏偏这个家伙嘛,有才没有?那自然是有的,就连泰王都对这个人赞不绝口,福王甚至都把他夸到天上去了。

    可这厮却……怎么形容呢,不光没有那恃才傲物反而有点市侩懒散的味道,也不想当官、也不想报国,既没有看不惯这世道也没有觉得自己郁郁不得志。整日就是弄一些他人看不明白的奇淫巧技,加上骄奢淫逸、好逸恶劳、无耻下流等等。

    王伴伴执掌了多年的司命司,哪里见过这样的人呢,就跟被人夺了舍似的,才华和品德完全不匹配,充满了一种怪诞的感觉。

    其实最开始王伴伴对这个人十分不信任的,他有自己的暗线,而且才华惊艳且不是那诗词歌赋之才而是治国救世之才,这样的人八九成都是会搞事情的。

    但仔细调查之后,从所有与他接触的人那边下手多方打探之后,所有的证据都显示这个宋北云的暗线,最大的用处是偷偷摸摸的运个几千斤粮食给他私酿酒。

    当时王伴伴把这个事告诉给赵性时,福王也是在的。当时听完之后,赵性和福王都没憋住笑出了声。

    虽说私酿酒是犯罪,但对于这种人来说,这种罪其实根本就不是罪,就跟闹着玩似的。

    而作为司命司的大司命,王伴伴其实是最不能理解的,因为前些年国家动乱时,可没少出过那种经天纬地的大才,他们要不是结党营私、要不是聚众谋乱,最终不都还是死在了自己手中。

    可偏偏碰到了这种甚有才华却只知道偷运粮食酿酒的人,他却是没了办法。当然若是真想折腾他也不是没办法,但赵性下了死命令,若是将他给逼到了别国去,就将王伴伴的三个侄子两个侄孙子全部弄来宫中当太监。

    而王伴伴哪里还不知道面前这个家伙是福王殿下给自己培养的接班人呢……想来就是可惜了那打小就缠着自己让做纸鸢的瑞宝公主。

    “给你上课呢,你走什么神啊。”宋北云用棍子在地上敲了敲:“你这人,这么不虚心,迟早有天要掉脑袋。”

    王伴伴垂着眼睑,从鼻腔里嗯了一声出来。

    “从你现在的管理方式来看,你就是混乱管理。”宋北云认真的说道:“我可是诚心诚意给你上课,你给我打起精神来,不然可别怪我告诉福王殿下你到底有多没用。”

    王伴伴心里恨啊……这小子就是不要脸了,人家才子生怕是沾染了一丁点权贵的臭气,躲得远远的自诩清流,可是这小子他娘的偏偏就披着权贵的衣裳招摇过市、狐假虎威啊。

    但即便是心中有气,但他一个奴,又能怎么办呢,人家是被福王选出来的人。

    “行吧,你现在不听,到时候别后悔。”

    宋北云用脚丫子把地上的东西一抹:“巧云姐,睡觉!”

    “诶……”

    老太监叫了一声,却发现宋北云却是已经躺在了地上,盖上了毯子,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

    王伴伴恨,恨得牙痒痒,可却又无可奈何,这宋北云他动不得,若是有朝一日帝王家用不上他了,让他落在自己手中……

    “别指望了。”宋北云突然仰起头看了他一眼:“看你那眼神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们这帮阴阳人就是憋着坏。我明着告诉你吧,我可是有保命的绝招的,你死了我都不会有事。”

    “嗨呀……”王老太监一跺脚,暗暗的咄出口气,却也是无可奈何、无能为力,似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憋着难受的很。

    第二天一早,他们自是再次前行了,不过这次宋北云能坐在车厢里了,而车前的马也从一匹变成了三匹,老太监的一个下属在前头驾车,老太监则一起坐在车中跟着宋北云大眼瞪小眼。

    “这人可是我逮着的唯一的活口。”宋北云指着地上那女子:“一定能知道些什么。”

    “人交给我。”

    “凭什么?”宋北云眉头一皱:“我辛辛苦苦抓的人,我当然要拿去给王爷的,你跟王爷抢人?你是不是想挟天子令诸侯啊?”

    这话出来,王伴伴的脸先是白了,接着变得乌青最后涨红像个猪肝。

    乱说话可以,但乱说这种话真的是要命的,他伺候赵家人三代,赵太祖时便入了宫,赵家人这多疑的性子,真的不会容得有这般风评的人在身边,宦官干政那可是大忌。

    “祖宗,我叫你一声祖宗了。”王伴伴服了,真的服了,不光是对这人的不讲道路和那张破嘴服了,更是对他的靠山服了:“你可能乱说话,人给你便给你好了。”

    “你听清楚,是给王爷。给我有什么用?你才别乱讲话。”

    宋北云看着老太监吃瘪的样子,心中那叫一个开心。对付这种阉人,其实没什么好办法,这等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些你硬他就软的货色,手段再狠辣那也不过是看天子眼色的宦官罢了。

    怕他个球!

    再说了,就老赵家那性子,宦官断无可能上位的,这可不是大明朝,虽然现在历史走向不同了,但上头的人仍是那姓赵的不是。

    而老太监如今也是无可奈何,他眼下真的只能有两条路选了,一个是跟宋北云比命长,一个就是讨好一点这个混账东西。这帮读书人,心里头脏的很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77668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