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182、10月13日 晴 一曲清歌满樽酒,人生何处不相逢

182、10月13日 晴 一曲清歌满樽酒,人生何处不相逢

推荐阅读:神医家丁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大唐:从神级吐槽开始红楼名侦探神豪之从捡宝箱开始逆袭绝品仙尊赘婿都市极品医神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金牌律师的小甜心全职镇守

    “叔爷爷说的可是金国何欢何印清。”

    宋北云转过头:“认识?”

    晏殊手中甩着一根狗尾巴草,嘴角扯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手下败将罢了。就他?再修行百年便差也是不多了。十四岁便输我一头,十五岁不服卷土重来,十七岁连输三回,如今怕是又来一次了,我倒是不知这人来是一争高下还是有那龙阳之好,觉得我眉清目秀特地来瞧我一眼。”

    “这么狂?”

    “叔爷爷,倒也不是狂,就如叔爷爷你的大名如雷贯耳,虽说词写的不怎么样,但的确是治国理政的一把好手,若是换了我,不行。”晏殊一点也没客气:“言而总之,便是如此。”

    宋北云沉默了一阵,然后突然笑了起来:“你们这些写酸腐文章的狗东西,整日迎风洒狗血的。小子,你这么狂你家人都知道吗?”

    晏殊白眼一翻,毕竟金主爸爸不好争辩,毕竟明明都给面前这小子说了些好话了,他居然还口出狂言,到底谁狂?

    “行,你觉得你样样精通是吧?来来来,今天叔爷爷就好好教育你一番。”

    宋北云没有想到那个史书上记载的北宋文化开门人,年轻的时候居然狂成这个样子,那股子睥睨傲视的神态,至今还没在别人身上看到过。

    不过也正常,北宋文坛六边形战士,好逸恶劳祖宗级人物、北宋身居高位却善始善终唯一一人,这些光环叠加在一起的确可以看出晏殊其实并不是想象的那样是个古板的读书人,这厮……一定是个奸猾的东西。

    但要说他有没有才华,那肯定是才高八斗呀,但宋北云教育他够不够?自然是够的,因为现在的晏殊要面对的可不是宋北云,而是辛弃疾、欧阳修、周邦彦、吴文英、柳永、秦观、陆游、李清照、苏东坡包括他自己亲儿子晏几道。

    这玩意怎么说呢,任凭他晏殊天纵之才也顶不住那一人一首成名曲啊。从问青天那明月几时有到酒醉惊起这一滩鸥鹭,怄气谁不会怄呢,抄诗就抄了,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好东西。

    一杯酒一首词,顿饭斗酒诗词三千,宋北云就跟玩似的往外喷着别人家的成名曲:“来啊,你倒是给我接啊,对影成三人,接!”

    晏殊坐在那,冷汗簌簌往下流,看了一眼桌上用水写出的词,三呼吸之间接不上,宋北云就会用手抹去,然后换上一首新的。

    “狂啊,再给你爷爷狂啊。接啊,空三首了,又岂在朝朝暮暮,你倒是接啊。”宋北云吃了一大块肉,用手指在桌子上又写了一首词,姿态狂放:“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接,快接!第四首了,喂老弟你行不行啊?就你还才子呢?就你还狂呢?行,你擅长什么?蝶恋花是吧?”

    宋北云一拍桌子:“店家,取笔墨来,要最好的!钱不是事。”

    这一嗓子就将周围的食客给吸引了过来,而宋北云指着晏殊的鼻子:“小子,爷爷我低调不代表你能狂,不就是个蝶恋花么。”

    很快纸笔拿上来,宋北云一只脚架在凳子上:“来来来,你那首是不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行行行,我给你接一首。你槛菊愁烟兰泣露,给你接个伫倚危楼风细细,你山长水阔知何处,给你接个为伊消得人憔悴行不行?”

    烁金宋体本就大气,宋北云的姿态也豪放,用这刀凿斧劈的字体写出了个“衣带渐宽终不悔”,倒也是有几分味道。

    晏殊看了看这首词,张嘴想要说不好,但却实在也挑不出个什么毛病,但又不服气,坐在那哼哧哼哧的喘气,脸憋得通红,一口酒一口酒的往嘴里闷。

    “来,店家,送你了。”宋北云把那张纸随手一甩,然后对晏殊说:“来啊,秀一把。不行别用蝶恋花,用临江仙怎么样?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好还是不好啊?”

    晏殊哼了一声,想拂袖而去又不好意思,只能坐在那一动不动,羞臊得满面通红。

    “同叔啊,你还年轻。”宋北云拍着他的肩膀,借着几分醉意嘟囔着:“往后的路还长,年轻人可以狂,但是不要目中无人嘛,你看叔爷爷我,我就很低调嘛。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懂收敛,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你说叔爷爷的词不好,那现在你倒是再弄些比叔爷爷的好的词来呀?”

    怎么可能嘛,晏殊是人不是神仙,宋北云弄出来的可是一人一首成名曲,终宋一朝的精华都在这里了,一个人的力量想也别想去抗衡。

    服气么?这种天资聪颖的才子怎么可能服,但有办法没?当然也是没办法的,特别是宋北云还比他小一些,但这一口一个爷爷自称,弄得晏殊浑身都不自在。

    “那为何你不去迎战金国使臣?非要我去?”

    宋北云坐下身子,挑起一块羊肉吃了下去,再喝了一大口黄酒,嘴巴一抹脖子一扬:“那岂不是以大欺小?”

    晏殊转过头不去看他,这人多多少少是有些不怎么要脸……

    “等数据出来,赢了你最少再得一万贯。”

    “干!我干!!”晏殊立刻回过头:“明日几时?”

    “妈的……你有点大户人家的样子好不好?贪财到这个地步?家里不给钱?”

    晏殊沉默片刻,轻叹了一口气:“钱财谁不爱,家中这几年有些败落了,多些钱总是好的。”

    “不过先说好,若是买大宋输的人多,你才能出场,不然可就没钱了。”

    晏殊眼睛提溜一阵转悠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定然会是买大宋的多。”

    “哦?你怎么这么认为的?”

    “大宋这里去的学子,无一不是乌合之众,什么庐州才子、什么漳州才子……”说到这里,晏殊噗嗤一声乐了出来:“识字罢了。”

    过份了呀……这人过份了呀。人家北坡好歹也是个能吟诗作对的人,怎么到了晏殊这就成了识字而已呢?

    “文圣公的孙子也会在哦。”

    “草包一个。”晏殊不以为意的笑道:“叔……我也不叫你爷爷了,叫来听着有些作呕,私下的时候便叫你一声北云吧。”

    “都随你,反正我比你小。”宋北云点着头说道:“还比你厉害。”

    晏殊抿了抿嘴,想骂人,但最后还是生生忍住了:“那文圣公家的孙子,便是个连字都不识的蠢材,得了众人追捧似是以为自己还真的是金陵第一才子,可却是个平仄不分的废物罢了。”

    “行了,别哔哔赖赖的。”宋北云起身:“我带你去赌场,让你看看真正的赌是怎么样的。”

    听到这个,晏殊倒是颇为好奇,他笑着问道:“你对那赌场很熟?”

    宋北云没有回答,只是笑着起身带着他就去了,而当听到赌场里的掌柜叫宋北云二东家时,晏殊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如此有钱了。

    “赌场都是公家的,但运维可都是几大商号在运维。”宋北云带着晏殊走向了后堂:“这次带你来看看这开盘口是怎么开的。”

    两人绕过重重把守来到了赌场的后院,进去之后走进那个大宅子,就见里头有上百个人正在埋头工作中,算盘嵊打得噼啪响,不停的有人抱着一堆竹简在来回奔波。

    “这里在统计赔率。”宋北云指着赌场里忙碌的场面:“外头投注的数额每一百贯就会被传递到内堂,内堂里会根据具体的独资调整赔率。你以为下注是不是就是谁输谁赢?其实不是。”

    宋北云走到前头的一张纸前,用手拍了拍:“金国答了几道题、出了几道题。大宋答了几道题、出了几道题。金国写了几首词、大宋出了几首词。甚至两国每首词的词牌是什么,这里都是要出盘口的。”

    晏殊看完之后,大为激动:“若是我去的话,便可以操盘了?若是都猜中了,该是多少?”

    “全部猜中啊?”宋北云指着上头的赔率:“赔率累积,再翻倍。大概是四百四十七倍,再翻一倍。近一千倍吧,一贯进去一千贯出去,一万贯进去一千万贯出去。”

    “我能拿几成?”晏殊眯了眯眼睛:“不指望在赌盘上赚钱,这等钱能赚没命花,我就想知道这分成如何?我若是将他们通杀了,能收几成?”

    “百一。”宋北云笑道:“这次盈利的百一是你的。”

    晏殊站在那大致算了算,然后一拍手:“可!”

    百分之一,听上去少。但这个加急的盘口少说能收入百万贯以上,甚至更多,而从现在看到的数据来看,晏殊计算出了如果把这些赌狗通杀的话能盈利近两百万贯,那百一便是两万贯,而明日还有更加精彩的实时盘,到时候再杀一盘……

    “不少于三万贯对吧。”宋北云凑到晏殊耳边小声说道:“心动了没有?”

    晏殊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挽起了袖子,脸上露出了若有若无的笑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80076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