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194、10月17日 晴 我与皇帝是笔友

194、10月17日 晴 我与皇帝是笔友

推荐阅读:三国之弃子古神的诡异游戏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仙界赢家最强小渔民我对女人真的没兴趣系统逼我当男神重生青云路大佬她又又又上热搜了全世界只有我知道轮回剧情

    “朕从来不信帝王家无情这等事。”赵性抬眼看了宋北云一眼:“你是不是认为天家皆无情?”

    “当然不是这般,人皆为血肉,官家还未到那铁石心肠的年纪,您也不过是个少年郎。”宋北云坐在那抿了口茶:“少年郎自是要被人欺负的,官家想来应是领略一二了。”

    赵性仔细打量着宋北云:“你比朕还小,怎的说起话来老气横秋。”

    “许是前世未喝孟婆汤。”宋北云垂下头:“其实官家,你倒是不用防备我,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算不得什么忠肝义胆主要就是懒,我对这个时代的荣华富贵真的兴趣不大。”

    “哦?”赵性倒是好像找到知己一般:“你也如此?那你想要什么?”

    宋北云嘿嘿一笑,开始给赵性讲起了自己最想干的那些事,从“宋北云”奖讲到了未来。

    “千百年后,逢年过节时,每个学院里的学子都要在我的雕像前献上一束花,然后尊一声恩师宋北云。”

    “好哇,你这般……还想效仿孔孟先贤?”

    “不不不。”宋北云连连摆手:“不一样真的不一样,他们是哲学,我是科学。”

    “科学?”赵性好奇的问道:“何为科学?”

    他其实意识到自己其实失态了,但无奈太好奇了,哪怕知道这厮说的东西有些离经叛道但真的有趣,到底是个少年人心性,加之这些日子身边也没个同龄人说话,现在见到宋北云这种能说会道又神交已久的,自然也就放下了一部分东西来试图与他交流。

    宋北云呢,就属于典型的分享欲大于自我保护欲的那种人,他上辈子是个生长在自由国度里的人,这辈子至今为止又是个山野村夫,怎么跟皇帝打交道的法子真的还没学会。

    就这样,两个都不正常人的反而就交流了下去。

    “啊,对对对,你与朕提到过。”赵性在小匣子里翻找了起来,然后找到一封信:“你让福王叔带来的信中提及过此事,说若是有那名为炸药的东西,大宋自可高枕无忧,当时朕还迷惑了许久何为炸药,如今你这一般说我却是懂了。”

    “那东西如果出来了,只能掌握在你手里,哪怕是我都不行。”宋北云坐在那认真的说道:“真的。”

    “为何?你不是说你没有野心吗?”赵性有些诧异:“说话如放屁。”

    “你这人,亏了你是皇帝,左柔小时候没少打你吧?”

    嘿……还真被他给说中了,赵性那会儿是个世子,与左柔、金铃儿一同长大,每每赵性被左柔打得哭唧唧回去告状时都要被父亲责罚一次,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是被女孩给打的。

    这事到现在都让赵性耿耿于怀的,但想来却也是一生之中最快乐的时光了。

    “别提了。”赵性连连摆手:“这等事是吧,知道便好……”

    宋北云坐在那叹了口气:“官家,我要向你推举一个人。”

    “哦?你推举人?你自己还是个从七品,你推举人?”

    “嗯。推举是家兄,匡玉生。”

    赵性一愣,然后眉头皱了起来:“这不妥啊。”

    “妥,当然妥。”宋北云很认真的说道:“匡玉生此人虽可能不是个做文章的奇才,但却绝对是这世上少有的谦谦君子,贫贱不移、富贵不淫。我之所以说若是炸药这般东西出来只能在你手中的原因就在这,我不是君子,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可能会变,变成一个无恶不作的人,给天下带来灾祸。”

    赵性也严肃了起来:“你可知当着君的面说自己不是君子是多大的罪过?”

    “当然知道,但现在咱们是以笔友的身份在交谈,而不是君臣对吗?我不求你交底给我,我把我的底透给你,而且未来的每一步我都会告诉你。”宋北云说话铿锵有力:“我将你当友,这是件蠢事,我是在赌,赌你尚为赤子。我们写信也写了不少对吧,你也清楚我的打算。至于玉生哥,他可能生来就是要当我的良心,官家你可懂其意?”

    赵性缓缓点头:“以君臣之谊是锁你不住的,朕大致是明白了。你也算是好命,若换了我父亲,你怕是要血溅五步了。”

    “那我就会换一个方式,我对这个天下没有贪图,我只有属于我的责任而已。金铃儿是我的羁绊、庐州是我的家乡、大宋是我的故土,这才是我要守护的东西而不是君君臣臣,这大逆不道对吧,但官家若是你个聪明人,知道只有如此才是情比金坚。”

    赵性喝了口茶:“莫要对任何人讲这番话。”

    “当然。”宋北云坐下之后笑道:“你若是以诚待我,我必报以朱玉,因为要改变这个该死的世道,我这种瘪三是远远不够的。官家,想不想玩一票大的?”

    “多大?”赵性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野望:“你说。”

    “官家,上次我托福王殿下送来的那张舆图,你可还留着?”

    “那是自然,那可是宝贝,王伴伴!”

    一声呼唤,王太监脸色铁青的走了进来,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宋北云又看了看官家,然后默默叹了一声:“老奴在。”

    “你在外头偷听还不如在这里伺候着。”赵性笑道:“去,将那舆图取来。”

    很快,一张由四张全开的巨大的木浆纸制成的地图慢慢在尚书房中展开,宋北云和赵性一同蹲在地图前:“官家,天下之大,大约如此。”

    “嗯。”赵性指着大宋的版图:“我巍峨大宋不过是巴掌大小罢了。”

    “这一块,叫亚洲。”宋北云用手画了两个圈:“这是欧洲。我们不求称霸全世界,但如果能在有生之年,席卷欧亚大陆!官家,你便是千古一帝!”

    赵性趴在地图上仔细看着,深吸一口气:“好大的口气!”

    “这票大不大?”

    “大!”赵性用力点头:“但似乎有些难。”

    “难,当然是难,这等大事当然是艰难无比。但若是太容易了,不就没有了那个心气儿?”宋北云坐在地图前:“你是皇帝,有些事是你考虑的,而有些事是我要考虑的。还有,你一定得让匡玉生来管着我,当未来有一天我的权力越来越大的时候,我真的很怕。”

    “朕知道了。”

    赵性知道他说的是真话,他这些年见过太多人迷失在权欲之中,屡禁不止、杀而不绝,仿佛就是一个魔咒。那些人哪一个一开始不是拳拳赤子、哪一个不是铮铮铁骨,但到了后头又却都让那金钱权欲腐空了身子,剩下一具人云亦云、趋炎附势的骨头架子。

    宋北云能说出来,就说他已经想到了未来最坏的结果,赵性其实也很矛盾。这个人,用,可能为祸人间。不用,大宋恐怕时日不多。这是福王给他的忠告,而从宋北云嘴里亲口说出,反而让赵性心中稍微舒坦了一些。

    “对了,朕虽然说了要护你三年,可你也千万不要太过了,你也知道朕的情况,有事也是……”赵性说着时也是有些无奈:“往后啊,多多进宫吧,朕一个人有时也烦闷的很。你来了,陪着朕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也是好的。”

    “我哪有资格随便进宫啊,你别闹。”

    “割了。”赵性突然露出笑容:“割了,王伴伴的位置给你。”

    “你讲真?”宋北云眯着眼睛看着赵性:“你是皇帝,不能开玩笑的啊。”

    “说笑罢了……当然不能让你进宫,浪费了人才。”赵性摆摆手:“你去讨好一番太皇太后吧,她身子不太好,你不也是个名医么,多讨好讨好,自然就能时常入宫了。”

    宋北云叹气道:“官家,你不觉得咱们这种偷偷摸摸的,就跟偷人家娘子似的,作为一国之君居然还要干这等偷偷摸摸的事,我是万万没想到。”

    赵性眨巴着眼睛,叹气一声,从地上起来,回头留恋的看了一眼宋北云口中说的欧亚大陆,然后坐回位置上:“我本就是个小小世子,封地定州无忧无虑,他们突然告诉我说他们决意让我去汴梁登基,然后我便成了皇帝。就……就……就傀儡皇帝嘛,我能如何?”

    赵性的话说起来无奈,但宋北云也能理解,这种突如其来的事情历史上可不是发生一次两次的,但通常这样的皇帝命都不长。

    “官家,时候不早了,不可再多留了,再晚些太后该是要寻来了。”

    这时老太监走上前小声说了一句,赵性也意识到他与宋北云聊天的时间太长了,所以连忙起身:“先将舆图收好。”

    在老太监收拾的时候,赵性走上前背着手站在宋北云面前:“三年之约。”

    “三年。”宋北云点头:“你给我资源,我给你一个战无不胜。”

    “一言为定。”

    而正在这时,外头传来小太监的通报,说是太后娘娘驾到。赵性连忙朝宋北云挥挥手,宋北云也知趣的走了。

    不过当他走到门口时,正好瞧见太后已经过了中门,直奔这边走来,宋北云连忙让到了一边。</div>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a onclick="baocuo('42235220')" style="color:red">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a></div>

    </br>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81470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