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269、二年1月13日 晴 历历新春满眼来

269、二年1月13日 晴 历历新春满眼来

推荐阅读: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末世人族守护神刘备的日常战王归来他从地狱里来九域神皇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天才神医宠妃临渊行王妃您的农女马甲又掉了

    这人啊,要面子是真无解。

    张尚书拿出来的几道题,都是几道很经典的数学题,是宋北云写在那本数学入门后头的激励张清用的题目。

    这个需要使用代数方程来解,大概相当于高三的难度,对于入门级的人来说当然是看不懂,而代数显然也不是张大人学习过的东西,所以想来应该是苦思冥想的一整夜却怎么也不得解。

    可要直接过来问吧,这面子怎么挂得住呢,自己不管年龄、资历还是官职都全面压制宋北云,让他堂堂一个尚书去不耻下问,抱歉……他做不到。

    但是吧,这几道题看在眼里如鲠在喉,他十分确信如果今天得不到这几题的解,他必然食无味寝无眠,所以干脆换个方式,以自己出题的方式找上了宋北云。

    “这样啊那大人,我便解来给大人瞧瞧,张大人给我把把关,鉴一番真伪。”

    “可。”

    宋北云拿出铅笔,刷刷刷的在纸上写了起来,张尚书看着他书写的过程,但越看越迷糊,上面那鬼画符的东西却是越来越多……

    “这里,我们带入……”宋北云一边写一边给他解释:”这个因素我们要考虑到,所以这里并不是2而是根号2。”

    几道题下来宋北云虽然尽量写得详细,但张尚书始终不得而解,最后还是清姑娘跳出来喊道:“师父,你这般写,我父亲看不懂的。”

    这一声童言无忌让张尚书老脸羞臊得通红,但他却不动声色的端起杯子喝了口茶:“一派胡言,我堂堂工部尚书怎会不懂。”

    “那你告诉我这X代表什么,Y代表什么,Y平方代表什么。”张清不依不饶:“说呀!”

    张尚书冷哼一声:“若是说了,那还有何意思。”

    “不懂就不懂好了,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您为何要不懂装懂呢?”张清一脸迷茫的看着张尚书:“师父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宋北云一回头:“子曰的!”

    张尚书顿时没了话语,羞愧难当,愤愤然看了几眼张清,倒是有些坐立不安。

    “张大人懂定然是懂,否则也不会来考察于我。”宋北云这时起身说道:“只是我这解题的法子离经叛道,不按常理出牌,尚书大人自然是心头有不忿。”

    “师父你……”

    清姑娘正要继续说话,却是被宋北云掐住了后颈皮给扔到了房门外头并关上了门……

    “尚书大人,她走了。”

    张尚书长出一口气,然后指着纸上的数字说:“这个代入是何物?”

    宋北云喜欢装逼,但却从来不在知识方面装逼,跟老疯子也好跟福王也好,自己不足的东西他都很虚心,人家不懂的地方他也很耐心,所以他就坐在那开始一点一点给尚书解释起了何为代数。

    不得不说,能当上尚书这种高官职位的大佬,智商方面绝对是拔尖的,在宋北云讲解时才发现,他竟然用一夜的时间将那一整本工具书都差不多吃了下来。

    别的不说,就光这份刻苦宋北云就比不了,要是张尚书是现代人,他考各类名校估计都跟玩一样。理解能力、贯通能力和逻辑能力都是顶好的。

    在这样的人面前,宋北云讲课也讲得轻松,而张尚书在不懂之处也都会仔仔细细的问上好几遍。

    这一来二去,不知不觉时间都已经到了中午吃饭时,但代数这门课却还只是上了不到十分之一。

    “唔……时候不早了,尚书大人今日便在皇城司吃顿便饭吧。”

    还没等他点头,门就被打开了,清姑娘捧着一个比她头还大的碗站在外头喊道:“爹爹,师父,开饭啦。再不吃那红烧鸡都要被那些臊皮给吃光了。”

    “你放心。”宋北云起身笑道:“吃不光的。张大人,移步?”

    张尚书也不客气,派头十足,一副领导做派的在宋北云的带领下来到饭堂。而今日因为尚书光临,饭菜要比往日更好一些,鸡鸭鱼肉样样皆有,还有些冬日山珍充当蔬菜,想来也是煞费苦心了。

    “请张大人入内堂用膳。”宋北云客客气气的说道:“外头嘈杂,免得惊扰了大人。”

    “本官可不是那么娇气的人,当年求学时也算是吃得了苦中苦。”张大人拒绝了宋北云的邀请,走到打饭的地方观望了一番:“宋大人,这皇城司的伙食挺不错,想来日常开销不小吧?”

    “兄弟们卖命,若是吃都吃不好,哪还有力气为朝廷办事。”

    “嗯,饶是有几分道理。”

    张尚书也是走过场罢了,毕竟皇城司的经费又不是工部出,也就是个挂靠,分明就是不同系统,他可是管不着。

    打了饭菜,张尚书和宋北云对坐而食,他环顾四周轻轻点头:“想不到宋大人年纪不大,治理起来却是井井有条。连这些泼皮都能管顾得当,想来假以时日将是朝廷的栋梁之才。”

    “多谢张大人夸赞。”

    “过几日我便去与官家说,年后将你要到工部来。你可不后悔?你要知那工部可是个清水衙门。”

    宋北云当时眼睛就亮了,他起身抱拳鞠躬:“多谢张大人。”

    “不足挂齿,只是那X为何要三次方?”

    有人是武痴、有人是花痴、有人是音痴,那自然就有人是学痴,这个张尚书真的可以说是生不逢时,他的求知欲是宋北云见过的一品二品大员中最旺盛的,对知识也是最尊重的一个。

    也许是理工科之间都有天然的亲近吧,反正宋北云挺喜欢这个小老头的,而这小老头似乎也对宋北云比较满意。

    而这人最大的毛病可能就是好面子,不过这也难怪他了,毕竟小六十岁了,让这么一个人去对一个比自己女儿大不得多少的人不耻下问,只要不是圣人,大部分人都做不到,更何况他可是个尚书!是个部级的大佬,下到地方去就是三品刺史都要出门迎接的那种。

    接下来的一天半,宋北云的时间全耗在这小老头身上了,他整天就泡在宋北云的办公室里,为了不影响宋北云办公,他甚至跟女儿挤了一张小桌子在那做题,俩人时不时还讨论一番。

    “张大人,明日我便要回乡休沐了,许是要年后再见了。”

    在临行前的最后一个傍晚,宋北云把张大人和清姑娘送到大门口:“我也将休沐时的习题写出来了,您可以好好过把瘾了。”

    张尚书捻着胡子,轻笑一声:“那还不是信手拈来。”

    “少吹牛。”清姑娘哼了一声:“今日的题目,七道错五道,还都是低级错误。”

    张尚书立刻闷声不语,这小老头的死穴就是家里这个精怪的女儿,那是一点法子都没用。

    而张清在说完自己爹之后,转头看着宋北云,可怜兮兮的说:“师父,你要早些回来……”

    “休沐过了便回了。”宋北云笑着说道:“好了,不远送了,张尚书路上慢走。”

    父女二人离开,宋北云远远就听见张尚书在那训斥清姑娘,说她还好意思说那种话,她学了如此之久连个公式都背不下来这样。

    “当真是一对奇葩。”晏殊从门里走出来:“这两天把我给弄得大气不敢出。”

    “好学之人。”

    “不过说起来,当年这张尚书也是背负神童之名的,才思敏捷却钟爱算学,若是吟诗作对,恐怕也是个不亚于李太白之人。不过也是奇怪,就你那些东西,等闲人怕是接纳不住,他们会觉得你离经叛道、颠覆经典。”

    “人各有志,而且有些东西靠天赋的,再说了,他可不是儒家,他的思思想明显是杂家。你看你,这么废不也让人说是神童么?”宋北云转过头:“整理一下,回家过年!”

    “唉,我真的是天才啊!”晏殊不依不饶的追了过去:“你不可能胡说。”

    “行了行了,明天你不用送我了,反正就是一个月。”

    “你以为我好喜欢你吗?早走。”晏殊背着手看着他:“过几日我家人也要从老家赶来与爷爷共度佳节了,你轮值都安排好了?”

    “嗯。”

    “回去之后小心一些。”晏殊小声说道:“江西那地方,白莲猖獗。你这等头号公敌,若是让他们找着机会,定杀不饶。”

    宋北云眉头顿时紧蹙了起来:“你不提醒我,我还真把这事给忘了,走了。”

    他离开皇城司之后,径直回了家,家中除了小鱼之外便再无别人了,左柔巧云被休沐的定国公按在府中不能出门,金铃儿更是没时间出宫。妙言和俏俏则去置办年货,所以屋中倒是一片萧索。

    “小鱼,明日跟我一道回乡过年。”

    “啊?”小鱼愣了片刻:“这……真的可以?”

    “那是自然啊。”宋北云笑了起来:“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啊?对了,你等会去老王那,问他借十个好手。我们一同上路,他们的一切花销都算我的。”。

    “宋大人是担心白莲报复?”

    “一家的手无缚鸡之力,总归是要小心一些的。”宋北云拍了拍小鱼的头:“吃了饭你便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86702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