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270、二年1月14日 晴 归家若有期

270、二年1月14日 晴 归家若有期

推荐阅读:寻宝全世界我的细胞监狱汉鼎余烟做好事就变强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全民剑圣云安安韩青穿成冷清男主的黑月光我被女友坑成明星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宋大人,王大伴说要人没有,这休沐时正是宫内紧缺人手之时,莫要说十个人,便是一个都拿不出来。”

    小鱼回来禀报之后,宋北云听完就准备亲自进宫去讲道理了,但好在小鱼连忙拉住了他:”宋大人莫要捉急,我还未讲完。“

    也许是因为小鱼一贯不太喜欢说话的缘故,所以他的语速相对来说是要慢上那么一些的,他拽住了宋北云并从怀里拽出了一块令牌:“王大伴说了,若是你去的是洪都府,这牌子要比那十个人好上许多。”

    看着手中的内府令,小宋同志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了,毕竟这东西是吧……有点让人没底气,他本身就不是个很勇猛的人,从头到尾都怂怂的,如今没有人只有一块破铁片子,他着实有点上头。

    “老狗怕是不想混了。”宋北云冷哼道:“问他借几个人都这么节节赖赖,老东西真是不知好歹啊。”

    “宋大人有所不知。”小鱼面带尴尬的解释道:“我司命司于洪都府内之人大抵也有七八十人之众。”

    “这么多?”

    宋北云说完之后,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他明白为什么南昌会有那么多大内的太监了,宋狗蛋在那!宋狗蛋本名可是宋北云之前那个时空里赫赫有名的赵祯,也是赵家这一辈唯二的男丁之一,当今皇帝的堂弟、太宗皇帝的嫡孙。

    赵性现在看起来的确是个好脾气而且生性仁厚的皇帝,他为了不让人暗害自己这个可怜的小弟弟,甚至悄悄在南昌那边布置了一个完全脱离其外的特务机关。

    说起来也是好笑,皇城司要干的事其中有一项就是清除太宗皇帝的余孽,但如今这收养了太宗最后嫡孙的宋北云却成为了皇城司的头目,甚至手里还握着司命司的令牌。

    要知道司命司和皇城司本就是天敌,但现在却透着一种微妙的感觉,就是那种不小心从死刑犯混成了执法机构一把手的感觉,想到甚至都能让人笑出声来。

    而太后似乎也对小宋信任有加,小宋也隔三差五去哄哄太后娘娘,好吃的好玩的,还有情郎的消息。总之……总之就很有趣。如果不是亲历者而是在书上读到这段历史,想来没人是会相信的,狸猫换太子的确存在,并且还以这种方式延续了下来。

    “小鱼啊。”

    “宋大人。”小鱼转身:“有何吩咐?”

    “皇后快生了吧?”

    “据说年后便要生产了。”小鱼诧异的问道:“宋大人为何问这个?”

    “没事,就是想了解一下,赵性也是要当爹的人了。”宋北云嘴角露出一抹古怪的微笑:“行了,你快些去休息吧,明日可是一大早就要出发的。”

    今天晚上宋北云可没找俏俏或者妙言,毕竟这几天可都没太好好休息,再不睡个好觉怕是明天上路就要猝死个球的了,所以他收拾一番之后直接就钻入被子睡了下去。

    俏俏和妙言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并不知道,当他醒来的时候,小鱼已经在指挥着脚夫在那装行李了,而俏俏则端着个碗在旁边当监工,生怕有什么磕了碰了的。

    “轻点轻点,这东西可是贵货,打烂了看宋大人不打断你的手。”俏俏不满那些脚夫手粗,放下碗就开始嚷嚷了起来:“都麻利些,莫要耽搁了。”

    这时宋北云打着哈欠走了出来,而正巧左柔带着巧云也从大门口走了进来,而在她们身后还跟着一个明显女扮男装的。

    “哟,你还知道来啊。”

    宋北云看到乔装的金铃儿:“我琢磨着你是不是都把这给忘了。”

    “你这尖酸刻薄的嘴是真的可恶。”俏俏打了他一下,迎上前去,牵住金铃儿的手把她带到了房间里。

    然后再走出来把宋北云推了进去:”人家辛苦跑出来给你告别,你可莫要再尖酸了。“

    宋北云叹了口气,走了进去顺手带上了门。而左柔想要去听墙根,但被巧云给生生拽了回来:”光天化日的……你看不到的。”

    “要说懂那还是巧云懂呢。”左柔上下扫视了几圈巧云:“枕边人就是枕边人。”

    巧云红着脸转身进屋去帮忙收拾去了……

    “等过了年回来,你可一定一定要拿上那第一。”

    金铃儿抱着宋北云的脖子扑在他怀中,依依不舍的样子看上去还挺可爱的。

    “有内部消息了?”

    “嗯,初定在春闱之后。因宋辽春闱时间相似,等春闱出了名次之后,这招亲之事才算启动,届时整个宋辽的才子都会集中起来……

    “放心,如果搞不定,我就带你远走高飞。”

    “胡说八道。”金铃儿咬了一口宋北云的胸:“若是你拿不到第一,我真的只得嫁与他人了。到时候你肠子都要悔青了去。”

    “那我让俏俏生个儿子以后娶你女儿,咱不还是一家人么。”

    “混账!”金铃儿仰起头重重的打了宋北云一下:“我可是说认真的。”

    “知道啦,我开个玩笑嘛。”宋北云拍了拍她的头,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放心吧,拿不到第一,我就把第一宰了。我前头有多少人,就得死多少人。“

    “你这人……”金铃儿默默摇头:“可是胡言乱语的行家了。”

    “你以为我还在开玩笑?”宋北云揉着她的头发:“这个不是开玩笑。”

    虽然话说的让人心惊,但作为这出戏的女主角来说,心中是极甜的,她虽是口中说着不能胡闹,但眼睛里已经有情谊漫了出来。

    “明年你就得跟我去外头过年了。”宋北云哈哈一笑,顺势在金铃儿的屁股上捏了一把:“还有,这有一个月了吧?你别说露面了,就是连个招呼都没有,你说该怎么办。”

    金铃儿一听,连忙开始解释道:“前些日子皇祖母她身子不太好,总是夜间喘不过气来,我母亲也病倒了,我也不好出宫嘛。好哥哥……”

    “现在都没事了?”

    “都好起来了。”金铃儿娇滴滴的撒娇道:“我可也是想着我家的好哥哥呢……有时想着想着都黏答答了。”

    “哎哟,没错没错!就是这个味,这才是我公主殿下会说的话。”宋北云笑着拍手:“这味儿,地道!”

    “等过了年,好哥哥回来了,到时我一有空就来找你。大桃子随你吃!”

    “一言为定哦。”

    “那是自然,本宫说话几时不作数了。”金铃儿踮起脚亲了宋北云一下:“你可是要快些回来。”

    “过了年就回。”

    正在这时,外头响起了马儿的铃铛声,金铃儿捏了一把小宋低下头嬉笑着说道:“等回来再让你作怪。”

    说完她回头看了一眼外头:”你也去与巧云姐道个别吧,不然到时要被说是不懂事呢。“

    跟巧云道别什么的,倒是还好毕竟经常见到,再加上过年时间也不长,反倒是左柔却是心心念念的想要上马车。

    “我跟你讲,你过了年就二十了。”宋北云勾着左柔的脖子把她拽到一边:“你要开始懂事了,不求你贤良淑德但也要能拿捏分寸。过年本就是该一家团聚的日子,你理所应当陪在家人身侧,之前我一直没敢告诉你,现在我可是跟你讲,定国公的日子可能不太长了。”

    左柔一愣,惊恐的看着宋北云:“你……你放屁。”

    “常年作战,条件艰苦,定国公一身老毛病。前些日子我见他脸色已经不是那么好了,这便是透支带来的恶果。我与你说不是要刺激你,而是希望你懂点事,多陪陪家人。他那么宠你,你也得懂点情意。”宋北云捏了捏左柔的鼻子:“到时子欲养而亲不待,你会后悔困苦一辈子,哪怕到你要走时,念念不忘的都是这件事。”

    “你……你莫要诓骗我。”左柔明显有些慌了:“我爹他……”

    “我不清楚,也许十年吧。我前些日子见他,他的手已有些颤抖,这不是好兆头。”宋北云叹气道:“我只与你说,其他人你可都不许说,哪怕定国公本人都不许说。”

    “我知道了……”左柔嘴巴瘪了下来,眼看是要哭了。

    “好啦,知天命尽人事。”宋北云用袖子擦掉她的泪珠儿:“再说了,洪都府哪里有金陵城好玩。平时也就罢了,过年就安稳的在家吧。”

    “嗯……”

    好不容易安抚住了左柔,宋北云又悄悄把他剩下的所有现金,大概二十万贯的印信交给了巧云:“巧云姐,家你得管着。不能陪你过年,我心里也是有亏欠的,钱你随便花,买些好看的衣裳鞋帽,我可不想让我家巧云姐总是打扮得像个丫鬟,心里不痛快。等过了年回来,我便去找定国公说,将你要过来。”

    “真的?”巧云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可我是贱籍……”

    “可去他妈的吧,谁敢当我面这么说你,那人保证满面桃花开。“宋北云同样揉了揉巧云的头发:”行啦,盯好那个傻姑娘,一切等我回来。”

    “嗯!”巧云重重点头:“你且去吧,莫让悄悄她们等了。”

    “走了。”

    坐上返程的马车,宋北云一直挥手到看不到人影时才钻了回来,俏俏在一旁悲切的抹眼泪,倒是妙言笑了起来:“你厉害呀,宋大人。这一个个的,你给摆的服服帖帖呀。”

    “基操勿六基操勿六。”宋北云挥了挥手:“女孩子嘛,是要宠着点的。”

    “哼。”妙言冷哼一声便不再说话。

    而此时赶车的小鱼回过头对宋北云说:“宋大人,方才我算了算,这一程大抵需七日方可能到,我们是否要住官驿?“

    “当然,不花钱的。”宋北云笑了起来:“而且我可是六品京官,放到地方上吓死人的。”

    大宋做官,五品京官是个坎,到了五品就能将妻儿老小甚至一族人都接来京城定居,但六品却是不行。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六品京官便成了返乡官员之中品级最大的了,本身京官就要在排面上比地方官大一级,而洪都府现在是个五品州,一个六品京官去五品州,虽然名义上州刺史不用出门迎接,但却是要发拜帖上门请人赴宴的。而其他的各方面特权更是数不胜数,简直就可以说是如鱼得水。

    这就是为什么读书难、功名难、当官难、当京官更难但仍却无数人趋之若鹜,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这么点特权么。当然不排除真的有人是为了治国平天下,但绝大部分人归根到底都是为了成为那人上人罢了。

    马车缓缓上了官道,这几天晴日方好,冬日也显得不那么寒冷了,城外不少人正背着行李在官道两侧走着,想来要不是回金陵过年、要不就是反乡过年。

    “真的没想到啊。”宋北云深吸了一口阳光下的微风,放下帘子笑着说道:“有朝一日我也能乘马车返乡。”

    俏俏那是最得意的,她如今也是出入宫廷,身着华服的大小姐了,过去那个乡下小姑娘已经一去不复返,若是现在那些镇上的小姐妹看见她,恐怕是连认都不敢认。

    “对了,这次回去其实也是有危险的。”宋北云拍了一下正在打盹的妙言:“醒醒,听我说。”

    “你说就说,叫醒我干什么?”妙言眉头皱了起来,调整了一下姿势,再拉过宋北云的腿,直接就躺在了上头:“我听得见。”

    宋北云点头道:“事情是这样的,就是白莲教可能会对我发起袭击,我出了任何事,你们不能冲动。不要报官、不要找我、不要给任何人送信。”

    “为何啊?”悄悄诧异的问道:“那岂不是很危险?”

    “我自然有法子应付,不管是报官也好还是寻我也好,都只是徒增麻烦。到时候你们就死死跟着红姨,只要红姨在你们就安全。”宋北云轻轻敲了一下妙言:“听见没有?”

    “听见啦,你是不是已经在假设如果自己被行刺或者被绑架之后的场景了?你倒是说说你打算怎么办吧,路上也无趣的很。”

    -------------------

    今天有点事耽误了,就只能更一章了,具体什么事就不说了,不然整得跟卖惨一样,不过也确实惨的很……反正这段时间什么都是一团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86702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