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北云 > 303、二年三月16日 雨 众叛亲离好算计

303、二年三月16日 雨 众叛亲离好算计

推荐阅读: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在柯学世界开情报屋安然居农门悍妻名动天下我在东京放置成神我掌控了灵气复苏顺手拐个王爷当夫君走着走着都变了味我真没想再出名穿成种田文的极品恶婆婆

    天刚蒙蒙亮,众人还在梦中,宋北云就踏着春雨来到了高处,眺望远方的衡阳城。

    “去,最后一轮通报。”宋北云对身侧的人说:“今日酉时三刻,开闸放水!如若不降,定杀不饶。”

    “是,云帅!”

    在等到天差不多亮了之后,宋北云开始巡视,而巡视到角落时,发现那头蛮牛居然正撅着屁股在地上摆弄着什么,宋北云上前一看,发现这厮不知从哪弄了一条蛇来,正在烤着,香味已经能闻见了。

    “操练不去操练,在这烤蛇?”

    宋北云一屁股踢在了他的屁股上,那蛮牛一扭头刚扬起拳头,却发现是宋北云,他立刻就怂了下来,举起的拳头也放到了自己的脑壳后面:“大帅……嘿嘿……嘿嘿……”

    “嘿嘿个屁。”宋北云看着那条蛇:“分来些,我尝尝。”

    然后两人就蹲在连营的角落中吃起了那条足足有五斤重的大黑蛇。

    “好吃。”宋北云点头:“原汁原味就是好。”

    “大帅若是喜欢,明日我再去抓些来,您是不知道,我可是四里八乡出了名的好猎户。”

    “行了,明日保不齐就要打仗了。”

    宋北云起身,叹气道:“好好的,别死了。到时我带你去京城。”

    “大帅可是当真?”

    “那还能有假?我有一兄弟,就跟你这一般模样,都是混不吝,你们到时给我当个左右护法。”

    正在他们聊天时,衡阳城中却是一片肃杀,城中不少百姓如今已是断粮两日有余,加上外头宋军的最后通牒,整个衡阳城已是人心惶惶。

    军中的情况其实也并未好上多少,傅怀古的突然暴毙让整个衡阳城都乱成一团,如今这个参将虽是得了兵符帅印,但底下不少人并不服他。

    先不说年纪,就光说这些年他能作威作福全凭傅怀古的照应,自己更是无半分战功,若是他真的能有城外大军主将宋北云一般,年纪轻轻便已是横扫八荒,那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可偏偏这厮……

    怎么形容呢,就是那种能耐稀松但脾气吊大,这让原本不少与他平级的将领都心生不满,再加上困守这些日子,这人对他部同僚非打即骂,更是丝毫不在意手底下兵丁的死活。

    前几日,就连傅怀古都在吃糠咽菜的时候,却有人瞧见他在吃烧鸡。

    那时傅怀古还没死,大家因这名老将的人格魅力并没有说什么,大多把这个傅怀古的徒弟当成了一个不懂事的熊孩子。

    但如今傅帅作古,手底下的人哪里还能容他,特别是昨日他说今日宋军放水之前开门杀出去之后,将领之中更是出现了明显的动摇。

    “此子纵兵抢粮不说,前些日子还斩杀饥饿兵士,甚至还杀我两指挥使,我等看在傅帅的份上不与他计较,这如今倒是好了,他却是将我等当了那挡箭的草人。城外十数万大军,我等从城门冲出去,这不是送死是什么?”

    另外一名参将一拳砸在桌子上:“城外宋军之将听闻是个儒将,从不斩杀降将,不如……”

    屋中的几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压低声音问道:“可是当真?”

    “之前有长沙回来的兵丁如此说的,他们说那主帅名宋北云,是读书人出身,打长沙时入城未动手着都收了,动手的都宰了。可若是让他攻了进来,我等再降就晚了。”

    屋子里的人哪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城门洞开的瞬间,就是他们命运的分水岭,打开城门后再投降免不得项上一刀,但若是开门之前降了,大概命是能保住的。

    不过若是直接开城门,怕也是会被对方当成冲杀之士给乱箭射死,可若是等到宋军破城……

    “娘的!”另外一个参将摘下头盔怒骂一声:“这横竖都是死,倒不如搏一把!”

    “恒通,不要慌张。如今可有什么法子好用?”

    几个高级将领凑到一起细细的商量了起来,而此刻那个参将却只是跪在傅怀古的灵堂前,头戴白布,以子侄之礼料理后事,浑然不顾下属已通报三次说宋军告知傍晚水淹衡阳。

    而随着水淹衡阳的消息传播了开来,城中百姓也是躁动了起来。这粮食已经被夺走了,再让水这么一泡,那城里的人可还有活命的机会?

    一时之间,躁动就如同燎原之火一般开始在城内弥漫,街头巷尾都开始出现了不安定的气息。

    “王师说,放水淹城属实无奈,念及城中百姓安危方每日一告,还望百姓见谅。”

    “这帮反贼!”

    几个汉子狠狠瞪了一眼城墙上的守军:“他们当了反贼却要让咱们陪葬,他娘的!”

    坐以待毙显然是不行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被求生欲串联了起来,而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了中午。

    宋北云虽是在行军打仗,但一日三餐都是少不了的,今天的午饭是杂粮烩蕨菜,有一定点油水。他就坐在大营中吃,普通兵士吃什么,他就吃什么。

    而妙言那边却是有一整只炖兔子……

    “钟二,你就说你偷过几个娘们吧?”宋北云用筷子点了点一个指挥使:“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谁都有什么黑底,我清楚的很。”

    士兵一阵哄笑,而那个叫钟二的指挥使被羞臊出了一个大红脸。

    可就在这时,前方哨兵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不好了大帅!不好了!”

    宋北云一听,连忙往嘴里扒了两口饭,站起身来:“何事惊慌?”

    “衡阳城里似乎……似乎杀起来了!”

    “啊?”宋北云歪着头迟疑片刻:“你可没搞错吧?”

    “小人清清楚楚听见里头传来喊杀声!”

    还吃个屁饭吃饭,宋北云一挥手:“走!去瞧瞧。”

    走到衡阳城外,果然能依稀听到里头的厮杀声,虽然城墙上的士兵还在,但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们的弓箭都已经对准了城内,虽然并未放箭却是全神贯注的戒备了起来。

    “哟?”

    宋北云一脸问号的看了看周围的人,而周围所有人都跟他一样,脸上都是迷茫,根本不知道这衡阳城里玩的是哪一出。

    “老子心痒难耐啊……”宋北云抓心挠肝的:“你等稍安勿躁,别中了人家的空城计。”

    好奇但看不到,这种事最头疼,宋北云迫切的想要一架无人机来窥探城里的情况,但现在他根本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在那听墙根,真正意义上的听墙根。

    不过要是他真的看到里头发生的事,恐怕他真的是要笑的在地上打滚了。

    因为如今这衡阳城里突然不知从哪杀出了一队大概三四千人的队伍,开始跟叛军纠缠了起来,这些人手上无一例外都绑着一块红布,整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宋北云的红巾军杀进来了。

    而随着战斗越演越烈,城中百姓也起来了,他们手中拿着农具、扁担、爬犁等等一切能用作武器的东西加入了红巾军之中,城中一下子就乱成了一团乱麻。

    唯独没有动的就是城墙上的守卫,但即便如此他们也只留了寥寥数人盯梢,其余人全部上了墙,在那里举着弓箭严阵以待,仿佛一下子攻守之势就逆转了一般。

    而此刻那个傅怀古首领的家伙终于清醒过来了,他听到外头的喊杀声之后,也没有迟疑的立刻召集的兵马出去“平叛”。

    但刚以出去就见衡阳城乱象,他一时之间就茫然了,浑然不知当下该如何处理,他曾倒也是跟师父学过如何平叛,可是如今他有些模糊,那就是他们自己就是叛军,叛军中再次发生叛乱该怎么算了。

    “来人!随我平叛去!”

    城中的动静越来越大,已经开始进入了短兵白热化阶段了,而城头上装备最精良的守军仍是丝毫未动。

    那之前被甩了巴掌的指挥使静静的看着下头的一切,等看到城内混编的大军已经杀入了帅营之前时,他缓缓举起手。

    接着很快城头上就有人出现开始摇旗,接着城头上的士兵纷纷从怀中取出了红布戴在了胳膊上,接着就开始居高临下的放箭,而且是对着城里放的。

    “乖乖……”

    宋北云在外头看着直挠头,他有点看不懂这个操作了,别说是他了,就连福王的战场操作实录里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他也懵了,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是进攻啊还是再等等?

    “再等等吧。”宋北云最后下定了决心:“这帮人到底在弄啥咧?”

    城中的烽烟开始引燃,越来越多的士兵加入了混战,完全没有任何演戏的模样,而那喊杀的声浪甚至传到了城外的连营之中,无数人都伸着脖子看着远处的衡阳城。

    护卫着妙言的小鱼踮起脚看了一阵:“城里打起来了?”

    妙言轻轻点头:“很有可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打起来,有点不对劲。”

    城外的宋军全程懵逼,而城里的戴着红布的叛军和百姓已经形成了合流,追杀一切会动的兵丁。

    “退!退回虞城!”掌印的参军大声喊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12/12561/90706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