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麻将馆

推荐阅读:爱在相亲时无敌懒人系统御兽进化商银河科技帝国红尘之婆娑劫战龙九钦天北不见南枝锦鲤农门崛起日常终结诸天

    公司在走廊的最角落,也不涉及妨碍他人,于是在与隔壁公司的走廊分界处自行安装了一个防盗门,进门必须刷卡,没有卡就只能从一楼麻将馆的步梯才能到达。

    离开的时候却不需要,从里面按个红色按钮门就打开,人就可以就出来了。

    由一楼麻将馆进入是防盗门上贴的访客须知明白写着的,至于出去的时候不需要刷卡,自然是她后来离开的时候发现的。

    她只得原路返回,回到马路沿街,从麻将馆的店门进入。

    里面烟雾缭绕,男女混乱,大吵大嚷,已经入秋了,还有麻将客人打着赤膊。这架势,简直像是闯入了非法聚众的场所。

    不过车宋河和普通姑娘相比略微有些不同,她从是见着父亲凶巴巴的脸色长大的。他的爸爸,虽然不至于像初中时同学之中流传的那样凶狠暴戾,但也好不到哪儿去了。这么看来,她的父亲别的不说,倒给了她个胆大的好处,真不是该哭还是笑。

    她边走边四下观察,大厅里、楼道里、二楼的防盗门门前。

    沿着楼梯往上,终于,一块“朝晖金融”的招牌挂在玻璃门前,看起来是个后门,但还比较宽敞,从这里进入,穿过公司,再从另一扇门走出去,应该就是走廊。

    推开玻璃门,三位男士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游戏,三十岁上下,身材魁梧,体格健壮,一个穿浅青色短袖衫,另外两个穿白衬衫,黑色便裤。

    “我找张毅朝,我们约好的。”

    她站在门口,尽量神色泰然地说。

    几位大汉肆无忌惮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眼神绝对算不上和善友好。也不搭话,也没动作,也没请她进门。

    她皱皱眉,没拿定主意眼下该怎么办。

    一位五十岁左右,头发半白的中年人,原本在一侧写字桌上抄着什么东西,这时候放下笔,站起来,还算温和的走过来对她说,“来,我领你过去。”又领着她走出正大门,拐进隔壁另一间办公室。这一路上的心情,她只能用强作镇定来概括了。

    屋内有位看起来身体荏弱,戴着金边眼镜,文质彬彬的男士正坐在一张专门喝茶用的桌子旁边打电话,桌上摆放着很大一套茶艺器具及排了一溜的看起来很高级的瓷制茶叶罐,中年人与她就在门口等了一会儿。

    男士抬眼瞧看见他们,边走过来迎接边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领着车宋河到了办公桌前,彬彬有礼地隔着桌子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坐吧。”将她引入与他保持距离的办公桌对面坐下。

    他的背微微前倾,不知是原本驼背还是为了显得谦逊。

    坐定后,他看着她挺随和地一笑,开口道,“木陌说是位女士,没想到这么年轻。我是张毅朝,我先把我和木陌的渊源,和你简单介绍一下,有助于我们相互间增加信任。”

    他坐在办公桌对面,双手交叉,搁在办公桌上,抬起头看了站在距离门口不远的中年人,中年人会意地走了出去。

    他语速缓慢的继续说道,“木陌的父亲,是两家经营性会所的股份持有人之一,我还在准京的时候,有幸替木老打理。从年龄上来说,我跟木陌差得不算太多,性格也还算投缘,相处得一直比较好。

    如果不是个人原因牵涉上了一些纠纷,怕给会所带来不良影响,恐怕我是不会离开准京的。尹支是我老家,两年前我刚回来,现在这个,”他停顿了一下,前后看了看,意思大约是眼前这个公司,“是正规的贷款公司,还兼营麻将馆。”他将公司的事儿一语带过。他说话时一直盯着桌子上的矮底铜牛摆件,偶尔才会看她一两眼。

    车宋河点点头,意思是明白了。

    大学毕业之后她并没有选择马不停蹄返回尹支,而和同学木陌经营起一间画室。

    她如今获得成绩并非偶然,木陌的画家父亲给她提供了非常多使得她的画得以展露人前的机会,接受了名声斐然的艺术家们私下的提点与建议,最重要的引荐与推荐自然没有拉下。

    木陌喜欢坐在染了色的粗麻绳做成的地垫上靠着墙喝啤酒。

    有一天他对她说,你该回去了,我能帮你的到此为止了,我要去国外游历。我不会叫你一起去,因为你不可能做到只顾自己而不去理会你的外婆。好吧如果这只是托词,那么其实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话说清楚。

    你把我看成朋友,我也是。并且我看待感情也没有那么的必须,我的精力更多的放在我的理想之中。

    他犹豫着说,你看你的画,但凡是古典风格的男性神态扮相虽各不相同,但都是同一副眉眼,你擅长的并不是这类画,也不会公开这些,但这画的是谁呢。

    回尹支之前,车宋河比照着木陌家的一张全家福照片,费尽心力的画了一副全家福肖像,代表了对她真心实意的栽培的感激。

    她将这之前依靠绘画赚取的大部分酬金购买了一套昂贵的珠宝,毕恭毕敬的送到了木陌母亲的手上。

    她异常清楚木陌一家人为她提供了普通画画生求而不得的资源,而她的离开远非是一套首饰可以比拟的损失。

    木陌的游学借口使得她的处境不那么难堪,他的母亲对此一再表示惋惜且与她长久保持着联系。

    张毅朝接着说道,“木陌交代的那个人,背景还是比较好找的。那件交通肇事案只要翻翻当年媒体以及络的报道就可以了。从他释放那个月开始,我就一直找人刻意接近他。”他把身体往椅子的靠背一靠,瞧了一眼比办公桌矮一截的边桌,上面有台显示屏。

    但车宋河的位置,看不到屏幕。

    她思考了一下他的话,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于是又点点头。

    她与他第一次打交道,外间办公室凶巴巴地工作人员,也给人不的压迫感,还是谨慎少说为妙。

    此人说话时有比划手势的习惯,除此之外言行举止算沉稳庄重,倒是难与金融借贷等此类领域联想到一起。从外表看颇有点像个不善武力头脑活泛的企业高管。气质确实偏向于豪放且爽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hs.com/xs/9/9566/40870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h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